章节目录

钟南山与陈冯富珍的第二次见面,是商谈香港如何防治SARS,应该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陈冯富珍悉心听取钟南山的建议。

当2004年春天SARS再次出现时,由于钟南山与广东SARS专家组一直是有防备的,所以大量的工作用于对付可能出现的第二次发作。

不仅如此,SARS之后的两三年时间里,钟南山与广东的专家及他的科研人员,一直对该病毒做跟踪实验,甚至是生物室的实验,结果是:一切都证明当时他们认定病原体为冠状病毒是对的。

当时有人对钟南山说,灾难都已经过去了,事实已经证明你做的是对的,这些带有总结和反思甚至自我检验式的实验,做与不做也没什么关系了。但是钟南山坚持认为:“不是这样的!非常有必要!”

在科学的问题上,是就表示是,不是就表示不是,他永远不会有半点含糊其辞。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伊文斯听了钟南山一番讲解之后非常惊讶,原来这个专家已经掌握得这么详细了。伊文斯不解:为什么不把这些经验,尽早尽快地向世界发布?

伊文斯到了北京之后,对钟南山的作为大加评论。钟南山对如此隆重的肯定提不起兴趣:“反正我讲完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从香港回到广东的钟南山没有想到,就在他为香港医务工作者作那堂关于SARS的报告时,一位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对钟南山的报告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渐渐听入了神,并且为之震惊。他就是伊文斯博士(Dr.Evans)。伊文斯没有想到,在中国的广东有钟南山这样一位医生,他对SARS研究已经做到了如此程度,对这个病怎样诊断、怎样治疗、怎样预防,都有了如此详细的结果。

当时,关于SARS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以及到底应该如何防控,国际上尚无对策,一时间谁都无从考证。

由于2003年3月底,SARS已经在几个国家出现零星的病例,后来很快蔓延到澳大利亚、新加坡、台湾、香港和加拿大等他。

在这之前,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对钟南山并不十分了解。尤其是他对于SARS防控的一系列科学措施。在听他这次报告之前,香港媒体甚至报道内地的疫情是肺腺鼠疫。

对此,钟南山纠正说,鼠疫是没有腺病毒之说的,这个说法是骇人听闻的。所以,世卫组织的官员很关注钟南山作报告,他们要过来了解个究竟。

伊文斯强烈要求到中国内地来。

2003年4月初,伊文斯一行,终于来到中国广东。广东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负责接待了他们。黄庆道遵从了伊文斯的意愿,希望由两位专家来谈一谈,一位是钟南山,另一位是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权威专家许锐恒。

最初,在对钟南山有所了解之前,世界卫生组织本来对中国广东的SARS防治,是抱有很大怀疑的。伊文斯一行把所有的怀疑直接表达了出来,第一个怀疑:广东是不是有很多病人没有上报?第二个怀疑:广东是不是死了很多人?

钟南山事先就对伊文斯所要提出的疑问做了充分的估计,所以,为了应对可能提出的种种质疑,他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将自SARS以来的大量防控资料、数据等,制成了一套内容翔实、直观,颇具说服力的幻灯片。在这些幻灯资料中,不仅详细介绍了SARS的特征、如何进行医疗防控,而且更有如何通过有效的措施,达到很低的病死率。

钟南山第一次接触远道而来的伊文斯。尽管是第一次,钟南山却对伊文斯评价说:“他是很有经验的。”他说:“他们想听什么,我是很清楚的。所以他一听我的讲解就觉得:噢,原来你们已经做得这么成熟了。”

钟南山的英语既娴熟又风趣幽默,通过钟南山的介绍,伊文斯一行觉得不仅有大量、周密可行的治疗方案,而且有可靠的依据,是极为难得的文献,所以他们才会觉得非常惊奇。不仅如此,伊文斯还有意外的发现,从预防的角度,广东也做得很好。

伊文斯连连赞叹,且不无感慨地评价说:“有些经验是通过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伊文斯不解地问钟南山:“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经验,尽早尽快地向世界发布?”

伊文斯赴广东考察后,面对记者所表达出的他的感受,不仅是“完全出乎意料”,而且是“震惊”。他说:“钟南山教授的经验十分丰富,这些经验对于全世界抗SARS工作都是宝贵的财富。在防治SARS方面,广东做了大量的工作。”

伊文斯一行离开广东,但并没有离开中国,而是继续北上,来到中国的首都北京。他们到了北京以后,就对接待他们的中国官员大加评论了一番钟南山的作为,并表达了他们对广东防治工作的惊讶和赞许。

钟南山对伊文斯当面给予他的赞许,提不起兴趣。因为他觉得:赞扬也罢,批评也罢,他都要面对疫情,面对病人。

“反正我讲完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的意思是他讲的是真话,是有效的办法,可能有人不喜欢听。

直到今天,钟南山也并不清楚这位“世卫组织”的官员到了京城,都讲了他一些什么。他对这位伊文斯后来的举动也无暇顾及,但是他第一次与世卫组织的接触,着实为中国人赢得了信誉。

钟南山非常自然和自信地去做这一切,受到如此的肯定,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志得意满。

“我想不仅是让他们能感觉到我们的作为,不仅是对他们说实话。”钟南山用了一个习惯性帮助强调语气的手势,作为强调而竖直的食指,离鼻梁很近,“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

SARS为世界级的医学挑战,发源在中国,中国人自己找到了答案,中国人也能有领先世界的探索和科学技术。攻克SARS,是带有实验性的国际难题,中国人自己实践出来了!钟南山,一个说出真话的中国专家,一个世界卫生组织眼中的中国标志性人物。这应该就是伊文斯和世卫组织其他官员为之叹服的原因。

让钟南山觉得欣慰的是,自SARS出现以来,听他作疫情报告的外国人,都传递出从未有过的很强的信号:一听他的所讲,就觉得吃惊。钟南山由此获得一种类似于从自己学生那里感受到的,融合与呼应的氛围。而且在整个SARS期间,这种感觉在不同的场合,都同样强烈地让他感受到。

钟南山所设计的报告形式和风格,完全是按照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科学的理念,精确的数据和事例,清晰的描述方法,在西方人看来,毫无疑问。这是与国际先进学术水平接轨的报告,所以,外国专家听了不仅吃惊,而且非常兴奋。

然而这种报告的模式,对于钟南山来说,早就是非常普通和娴熟。早在英国留学时,他就开始不断与西方的学者和专家打交道,经常联系,所以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除了世界卫生组织对钟南山作出了高度评价,国际媒体也纷纷以惊奇的口吻,报道了出现在中国的SARS与钟南山。《泰晤士报》评价钟南山不仅有胆量讲真话,而且还认真寻找病原体;研究传染途径;研究它为何传染给人类。

通过伊文斯一行的全面而满意的考察,世界卫生组织作出这样的肯定:钟南山和广东的专家们总结得很好,资料很详实,显示出了科学性,如果缺乏如下两项内容,也绝对是不能令他们感到信服,一是尊重事实。SARS自身的发展规律是怎么样的,对此钟南山摆出了事实。他作为一线专家,具有通过自己的眼睛得来的发现。二是及时地总结。广东恰恰是从总结中发现规律,由最初试探性的治疗,到后来的有效控制,并且将所发现的规律,及时总结之后又进行推广。

章节目录

钟南山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豪仕阅读网只为原作者叶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依并收藏钟南山传最新章节

Powered By 豪仕阅读网

京ICP备18009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