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看了眼熟睡中的安娜,王羽皱了皱眉头,蹑手蹑脚下了床穿上放在床边的睡衣走到门前,小声说道:“什么事?”

门外传来一名女人的声音:“客房服务。”

“放在门口吧。”

王羽不想开门,吩咐一句之后,转身就想回到室内去倍着安娜。

门外女人:“至少让我把毛巾换上吧。”

“嗯?”王羽忽然感觉到不对劲。

看着屋里柔和的光线,感知力极强的王羽知道有东西进来了,门口的女人也许是个幌子,用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没有再发出声音。

王羽沉默的向室内走去,快速走到卧室,一把推开了门!

安娜还在熟睡,一切正常

豁然!

粗壮的手臂从身后探出,一把勒住王羽的脖子向后用力。

“什么?”

身后的人发出惊异的声音,似乎不相信自己居然没有扳动王羽,索性另一只手臂也伸了上来,两只强壮的臂膀箍住王羽的脖子,抬起一只膝盖顶住王羽的后腰猛然发力!

“啊啊啊啊!”

被恶魔附身的白人男子,此时瞪着一双漆黑的双目,满脸的错愕。

自己可是恶魔啊,还附身在这么强壮的人类身上,这一膀子力气,就算是铁人也要掰弯了吧!

而这名被自己抓住的人类,居然纹丝不动,浑身上下居然比铁还硬!

噔噔噔

又有几名被恶魔附身的人类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见到抓住王羽的大汉,居然在身后都掰不动王羽,纷纷上来帮忙。

同时王羽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看来又有许多恶魔闯入屋内。

“丹尼尔!”

这么多人发出的声音已经不小,安娜顿时惊醒过来,见到卧室门口的王羽被人抓勒住脖子,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但做为一名拥有无数战斗经验的天使,顿时看出了王羽表情良好,身后的众多恶魔都奈何不了他,心下稍稍平复。

刚想要起身,安娜突然感觉身上滑溜溜的,瞬间想到自己现在还一丝未挂,不好掀开被子。

“放心,这些家伙不是我的对手,你不用出来。”

冲着安娜眨了一下右眼,王羽后退一步,顺手关上了房门。

而就这后退一步的力量,后面拥上来想制服王羽的十多位恶魔居然全都不敌,被王羽往退的力量挤的身不由己,连地毯都踩破了也止不住这股后退的力道。

“哇哦,哇哦,哇哦,真是强大的身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让王羽感觉有些欠扁的声音,从王羽身后传出。

抓住勒住自己脖子的胳膊,在神体的强大力量下轻松掰开,然后也不松手,将其整个一拽、一拎、一甩,顿时整个人就像个破玩偶一样,被王羽丢垃圾一样丢到沙发后面,

咣!的一下,砸翻了台灯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虽然惊讶王羽巨力,但几名不信邪的恶魔还是迅速扑了上来,王羽也不惯着他们,几脚将扑上来的几名恶魔踹飞出去,终于,在王羽强大的武力之下,没有恶魔再敢上前来捋王羽的虎须了。

王羽看了看站在一群蓄势待发的恶魔中间,正是刚见到温家兄弟时,闯入餐馆中的那名附身黑衣老者的恶魔,此时他正一脸从容,见到王羽大发神威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过颜色。

“是你,我记得你,迪恩说过你的名字,阿拉斯泰尔,据说在地狱中地位崇高。”嘴上说着,王羽眼睛打量了一圈。

看到四周这些恶魔中,有男有女,均是眼睛漆黑,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表情,最后目光转回到阿拉斯泰尔身上,说道:“你想知道答案,就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们两个的。”

“呵呵呵呵”

听到王羽的问题,阿拉斯泰尔脸上露出笑容:“你们人类就是健忘,你们的圣经上是怎介绍恶魔的都忘记了吗?居然还肯相信恶魔的话,让我们的一名同胞跟在身边。”

“露比出卖了我们!?”

卧室的门被打开,已经穿戴整齐的安娜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到了王羽身边,迎着阿拉斯泰尔的目光,她的情绪上似乎有些难以接受的说道。

阿拉斯泰尔一脸的嘲讽:“呵呵呵,真是难为你们了,居然相信那个小表子的话。她现在虽然出了些小问题,但恶魔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出卖他人这事情,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哈哈哈哈”

听到阿拉斯泰尔的话,屋内的恶魔们纷纷开怀,一个个露出嘲讽的笑声。

阿拉斯泰尔收起笑容,表情诡异:“好了,小子,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旅馆隔音并不怎么样,但在看到屋内弄这么大的动静,却半天也不见旅馆的员工前来查看的样子,这座旅馆应该已经被这些恶魔给‘清洗’过了。

在阿拉斯泰尔说话期间,王羽一直在用灵魂视角观察着他。

老者身体中那远超普通恶魔的黑色烟雾不断翻滚涌动,狰狞丑陋的面孔,并不像普通恶魔一样的偶尔才浮面,而是牢牢占据头部的位置。看着四周为数众多的恶魔,王羽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我可以吸收人类灵魂来摆脱世界压制,那么我吸收恶魔的灵魂可不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呢?”

心中想到这里,王羽看着这些恶魔的目光顿时变得贪婪且诡异起来。

“看来有一件事,你的线人没有告诉你”说话时,王羽给了安娜一个眼神,示意她准备好跟在自己身边。

“哦?”

阿拉斯泰尔露出一丝好奇:“请继续。”

“其实我是一名巫师,身体这么强,自然是因为”

话说半截,王羽突然动了!

垫步向前一窜,王羽的身影就如同瞬移般,直接出现在阿拉斯泰尔原本的位置上,是他本人则被王羽一拳击打中下巴,巨大的力量将他在颈部撕裂的同时连带整个身体一同被击飞,撞碎了墙壁,居然落到另一个房间当中!

王羽动作如电光火石,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所有恶魔都没想到,阿拉斯泰尔做为力量不输于恶魔王子的强大恶魔,居然被人一招干掉。

第四百二十五章 附身(求订阅!)

场面一瞬间安静下来。

平静的氛围持续了不到片刻。

在见阿拉斯泰尔居然没有起来的意思后,这种情况之下,恶魔之间开始互相对视,气氛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恶魔心中自然是不存在忠义廉耻的,恶魔之间的关系只分为两种,一种是对强大的高等恶魔的被迫臣服,第二种是心灵被高等恶魔扭曲,从而变态般的对其崇拜。

这次阿拉斯泰尔来抓安娜,并没有率领自己的亲卫,毕竟亲卫是与天堂做战时的中坚力量,同时也是拥护自己在地狱中权利的中流砥柱,全部都是经过他亲自扭曲心灵,无缘崇拜自己的精英部队。

抓捕堕天使这种任务虽然是自己亲自带队,但随时都有可能直接与天使照面交战,所以阿拉斯泰尔只是临时召集了一些在前段时间地狱门封印解除时,逃离地狱之门的普通恶魔,做为炮灰使用,没有带亲卫过来,毕竟那不是能随意消耗的。

然而这也就导致,在王羽一下将就阿拉斯泰尔击倒之后,对这些普通恶魔控制力下降,在没有亲卫在场带头的情况下,这些临时炮灰顿时起了溜之大吉的心思。

“不可能。”

见到阿拉斯泰倒在地上不起来,安娜差异的说道。

安娜还是天使的时候,经常接到对付恶魔的任务,深刻了解这些恶魔不是拳打脚踢就能干掉的。

不用使用携带天堂之力或者地狱气息的武器,普通人无论如何是奈何不得恶魔的。只有天堂的天使,才可以空手的情况下,借用自己的圣光来灼烧恶魔的灵魂。

在安娜看来,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丹尼尔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使用驱逐咒语,将这些恶魔驱逐回地狱去。

“的确不可能。”

肯定了安娜说的话,通过灵魂视角,王羽可以看到阿拉斯泰尔的确已经不在那具老者的躯体中,而是在倒地的时候偷偷沉入地面,悄悄的钻到自己脚下的地方,不知道有什么阴谋。

“难道他是想”

心中想到一个可能,王羽不禁感叹阿拉斯泰尔的胆大妄为。

这是看上了自己的身体,想要偷偷上来附自己的身啊!

与天使不同,恶魔除非与人类进行交易,否则看不到人类的灵魂。

阿拉斯泰尔显然将王羽当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在感知到王羽身上没纹阻止恶魔附身的符文后,阿拉斯泰尔就对王羽的身体起了觊觎之心。

一具打不烂的身体,在与天使的战斗中,能起到的作用可是非常巨大的,对真身实力发挥起到的作用,简直无与伦比。

想到这个可能,王羽心中笑的乐不可支,没想到自己居然想什么来什么。本来就想试试用恶魔的灵魂是否能恢复实力,但在没有学会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手上暂时没什么办法抓恶魔。

现在好了,人家自己送上门来。

王羽不相信区区一个地狱恶魔的灵魂,会比自己吸收了几十亿人类灵魂的魂种更强,更何况自己的灵魂利用率也不是白给的,灵魂交锋的经验也不少。

心中虽然喜悦,但表面上王羽不动声色,反而同安娜一般,表现的微微疑惑的样子。

“也许是这具身体太过糟糕,无法发挥阿拉斯泰尔的实力,被你突然破坏后,他离开这具皮囊去找其它人附身了。”

安娜考虑了几种可能,说出了自认为可能最大的结果。

“也许就是这样,那么,现在轮到你们了!”

王羽看向四周的恶魔炮灰,扭了扭脖子,一副准备动手的模样。

此时恶魔们对于王羽这名,连阿拉斯泰尔都栽了跟头的巫师身上未知的能力有些恐惧,并不想为阿拉斯泰尔拼命。但在互相对视了几眼后,却发现谁也不肯带头先跑,都惧怕以后被阿拉斯泰尔惩罚。所以在没有借口的情况下,恶魔们只好硬着头皮与王羽对持下去。

感知到恶魔气势下降,王羽作势就要向前一窜。

就在这个时候,王羽脚下藏着的阿拉斯泰尔抓住机会,瞬间钻出地面!

如同雅典神庙门前的柱子般粗壮的黑烟,刹那扑到王羽面孔上,因为王羽双唇紧闭,直接从王羽眼睛、耳朵、鼻孔钻进了王羽体内!

“丹尼尔!”

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安娜惊叫了一声。

在黑烟出现时,安娜就明白阿拉斯泰的想法,她马上做出反应,想将王羽推倒,阻王羽被附身,但是黑烟太快了,而她没有恢复天使之力的身体又太慢,只来得急发出惊叫声,剩下的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王羽被阿拉斯泰尔附身。

安娜在情绪激动时是可以调动一点超自然力量的,但是太弱了,刚才使用了之后,对黑烟半点作用没有,直到安娜已经扑到王羽身上时,她只能绝望的看到王羽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属于高等恶魔的乳白色。

“不!!!”

“哦,这真是太遗憾了,小姑娘”

王羽的脸上,露出了属于阿拉斯泰尔那愉悦且透着诡异的笑容,紧盯着安娜,顿时一股无形之力将安娜直接按到了墙上。

恶魔炮灰们见到如此情形,纷纷兴高采烈的上来将安娜抓了起来。

“看看,这是多么强大的身体啊,简直太完美了!”

说着,阿拉斯泰随意的挥了一下手。

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轰开了墙壁,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旅馆中所有灯光瞬间消失,似乎电线也被破坏了。

无形之力直接怼到旅馆外面的停车场上,一多半的汽车,在如此力量之下,直接被抛飞到半空,飞到一两百米之外才坠落下来。

停车场的地面也不经摧残,被直接被轰出一座巨坑,下面裸露的电线在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污水中不断打着电火花。

“太完美了,太完美了”

就连阿拉斯泰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的了,这简单比路西法专用皮囊还要完美,可以将自己真正的力量,完完全全的发挥出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想到这里,阿拉斯泰尔非常想要知道这具身体的真正秘密,向内感知王羽的灵魂,想从中阅读出王羽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变的这么完美的秘密。

“嗯?怎么会不见了?”

想要感知王羽灵魂的阿拉斯泰突然一愣,他发现自己找不到王羽的灵魂了,就好像这具身体中只有自己一个意识一样。

“不可能,我没有吃掉这个灵魂,不可能消失的”

怎么都找不到王羽灵魂的阿拉斯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一阵久违的心慌。

“你在找我吗?”

突然,一道声音出现在了阿拉斯泰尔的意识之中!

第四百二十六章 恢复有望(求订阅!)

“你在哪!”

阿拉斯泰尔现在已经无法保持淡定了,焦急的在身体之中,寻找王羽的灵魂所在。

“你进入了我的身体,还问我在哪?”

声音再次传入阿拉斯泰尔的意识,但他无论如何感知,就是找不到王羽灵魂所在,反而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

“不对,怎么你!”

突然,阿拉斯泰尔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这具身体了,一切被另一个意识所接管,这时他才真正见到了王羽的灵魂。

一发感知消失,仿佛陷入虚无,冥冥之中阿拉斯泰尔发现自己存在于一片光明之中,在一道意识的引导下,阿拉斯泰尔开始向着远处张望,终于看到了这个空间的全貌。

多么璀璨的奇迹!

仿佛巍峨巨峰一般的灵魂体,不停向外散发着清光,照亮着整片虚空,而阿拉斯泰尔此时所在之地,正是灵魂体那巨大的手掌心的一片纹路之间。

方才之所以一直找不到王羽的灵魂,正是因为两双方差距过于悬殊,不经引导根本看不到对方全貌的缘故。

阿拉斯泰尔这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多么强大的敌人。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说,你是god?”

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阿拉斯泰尔的真身被王羽玩弄于股掌之间,意志力被极大削弱,所以在想到这个猜测后,脸上露出了完全接受不能的表情,一副被玩坏了的丧失样子。

“不,我只是一名巫师。”

在阿拉斯泰尔的意识收到这句话后,被王羽直接用灵魂之力直接封印,顿时仿佛被拔掉了电源一般,陷入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境地。

重新接管身体的控制权,王羽首先用恶魔之力将抓住安娜的恶魔抽飞。

咔嚓!

被抽飞的恶魔脑袋撞破木质墙壁,插在里面动弹不得。

“为什么?”

所有恶魔脑子开始转不过来弯,不明白阿拉斯泰尔抽的什么风,为什么要攻击自己人。

“抱歉,你们的老大不在线。”

恢复属于自己风格的表情,王羽向着安娜使了个安心的眼神,凭空一抬手将她扶起来,随后使用属于阿拉斯泰尔的恶魔之力,瞬间压服了在场的十三名普通恶魔。

有一名恶魔想用真身逃跑,但随即被王羽用恶魔之力抓住,凝聚成纯黑色的地团,悬浮在手掌之上。

在王羽不怀好意的目光下,恶魔们纷纷放弃了用真身逃跑的举动。

“很好,我很欣赏有自知之明的人,如果你们不识好歹,那么”

说着王羽对手上悬浮的黑色烟雾球狠狠一抓,顿时三张丑陋且痛苦的恶魔之面浮现于上,在灵魂层面上不停的哀嚎!

屋内开始出现奇妙的嗡鸣声,引起的共振越来越大。

嘭嘭嘭哗啦啦!

所有玻璃制品开始在共振中裂开,玻璃杯子与灯具炸开,窗户碎裂坠落到地毯上。

在王羽的折磨与扭曲之中,手常中的恶魔真身撑了几秒便如雪遇沸水般,化做一滩黑色粉末落入王羽掌中,只留下一小团纯净且无意识的灵魂之力在原处。

“你做了什么?你恢复力量了吗?”

安娜走到王羽面前,看着他手中散发着清光的灵魂之力,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问道。

先是恶魔找上门来,然后丹尼尔被高等恶魔附身,然后现在是丹尼尔是驱逐了恶魔,还是什么情况,安娜现在已经搞不清楚是么回事了,想听他亲口向自己解释。

在将这团灵魂之力吸收入魂种之后,王羽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开始有了复苏的倾向。

看来只要自己再吸收许多这样的灵魂之力,就可以逐渐恢复自己的能力,而不再只是只像方才那样,通过对阿拉斯泰尔的操纵来使用他的恶魔之力。

没错,王羽正是将阿拉斯泰尔像多玛姆那样,封印起来抽取其力量使用,就像使用一支法杖一样。

王羽向安娜张开右手,露出手心一个类似三角符号的刻文,说道:“阿拉斯泰尔被我封印在这,他已经不再是麻烦,反而我现在可以利用他的力量。并且你说的没划,我找到了快速恢复力量方法。”

“真的?”

安娜看着王羽的眼睛,心中不太相信,突然安娜开始用天使的以诺语念诵驱逐咒语。

“啊!啊!啊!啊!!”

四周的恶魔听到咒语后开始焦躁不安,最后终于忍耐不住仰头张嘴,真身开始脱离皮囊,马上就要被某种力量牵引返回地狱。

这怎么能行!

这些恶魔可是王羽恢复实力的资粮,可不能就这么就放跑了。

无形的恶魔之力将这些恶魔的真身化做各自化做一团,定在皮囊之上的半空之中悬浮着。

见到王羽在驱逐咒语中没有半点异样,安娜终于相信这真的是丹尼尔。

“不可思议,只有圣徒才能用意志驱逐附身自己的恶魔,其他人一但被附身,就会被恶魔控制,从未有例外。”

虽然相信了真的是本人的意志做主,但安娜还是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这个丹尼尔带给她的惊讶实在太多了,往往都是出乎意料的手段。

“我们该走了,恶魔能找到我们,天使也能,留在这里很危险。”

虽然令人惊讶的事情越来越多,但安娜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天使,时刻保持着对于那些容易被忽视处危险的警惕。

“这些恶魔是我需要的,它们对我很重要”

想了想,王羽从旅馆的冰箱中拿出了一些带木塞的酒水,将里面的酒倒出来之后留下瓶子。

“你要做什么?”

安娜也在帮助王羽清空瓶子,但不明白王羽要这些瓶子干什么。

“我要用这些瓶子做一个临时的封印容器,将这些恶魔收容起来,等到了芝加哥,我再制作永久型的封印容器。”

说着,王羽划开手腕,用自己的血做为媒介,在瓶子上书写起到封印作用的刻文。

虽然刚才吸收了一只恶魔的灵魂,但是对于王羽来说杯水车薪,完全不够自己解除世界压制之力所用,王羽现在需要大量的恶魔来做为恢复实力的资粮。

第四百二十七章 芝加哥(求订阅!)

自从观察到安娜以自己的血为材料,使用以诺文书写的符文阵后,王羽逐渐摸到了一些这个世界力量体系的门路。

在阿拉斯泰尔莽撞的附到自己身上后,王羽从这个经年恶魔的记忆中,深刻的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是如何动作的。

正如星战世界的原力、超神世界的虚空能力、漫威世界的规则之力,同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特色,邪恶力量世界的特色就是对纯粹的灵魂之力。

对邪恶力量位面的超凡生物来说,灵魂是他们力量的源泉。

无论是食人的怪物,还是天使与恶魔,他们事实上,都在获取人类的灵魂做为力量来源,只不过怪物们喜欢连皮带骨,直接生啃。

而天使与恶魔则不同,他们更喜欢选择接引正常或者非正常死亡的灵魂来自己的地盘。

此外,恶魔更是喜欢用不平等交易的办法,来赚取外快,这一部分的灵魂自然另算。

王羽从前世记忆中,翻出了天使卡西迪奥,曾在想办法杀死黑暗时说过的一些话。

灵魂相当于一个反应堆,充满了能量与光明,每个灵魂都有一百个太阳能的能量。

一百个太阳的能量!

当然,这应该只是比喻,指的是在天使手中,一个灵魂的全部利用之后,可以达到一百个太阳能量才能做到的效果。

然而事实上天使不会这样使用任何一个灵魂,因为这样代表这个灵魂将永远泯灭。

这个位面的超凡生物众所周知,灵魂是上帝的得意造物。

做为天使,自然是不会去这样损坏人类的灵魂,天使只会将灵魂关在天堂的幻境里,收集他们散发出来的灵魂气息,然后转换成天堂之力。

因此,在天堂之力的加持下,天使们每次对战恶魔都无往不利。

王羽在阿拉斯泰尔的记忆中,找到了将一名人类的灵魂转化成为恶魔的过程。

无尽的痛苦与恶意的折磨下,灵魂会被扭曲,再融合上地狱气息,一个崭新的恶魔就诞生了。

生产一个新的恶魔就是如此简单。

但是这样出现的恶魔。只不过是力量最普通的底层恶魔,他们需要在地狱不停的吸收地狱气息,并且对其它灵魂进行折磨,多中吸取种种恶意与疯狂的情绪加深自己灵魂的扭曲,才能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

阿拉斯泰尔就是如此,做为普通恶魔成长到现在这种力量,他足足经过了人间几千年,在地狱却是几万年的时间。

如果不是在人间,没有无处不在的地狱气息加持,王羽想要抓住他封印,也不是这以容易的。

没有一具合适的皮囊,无论天使与恶魔,都无法在人间发挥自己全部的实力。

就如同卡西迪奥,在天堂真身四百米高,但想来人间还是需要皮囊做为容器,才能发挥出力量。

换好衣服,王羽与安娜两人在停车场只找到了一辆完好无损的雪佛兰轿车,将存放了封印恶魔的十二支酒瓶的行囊,放到车辆后排后,两人驱车继续向芝加哥前进。

天色已晚,但两人在白天已经休息够了,所以现在精力十足。

因为安娜自告奋勇开车,所以现在王羽空闲下来。

拿出一只玻璃瓶,在里面是之前王羽分解一只恶魔后,留下的黑色粉末。

“这就是地狱气息吗?”

王羽通过各种视角,仔细的观察里面的粉末,“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那只是蕴含了地狱气息的硫磺粉末,这东西与地狱气息很容易混合在一切,很难分开,那些恶魔在地狱吸收地狱气息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将硫磺也吸入身体,所以恶魔经过的地方,总会有硫磺残留。”

安娜听到王羽的话,解答了他的问题。

“那么天使呢?”

王羽望向安娜,灵魂视角观察到她体内的白色氤氲。

安娜:“你是指?”

“如果恶魔是沾染的地狱气息,并且被扭曲的人类灵魂,那么天使是什么?”

王羽用好奇的表情,看着安娜讯问道。

安娜:“天使就是天使,与人类一样,我们都是上帝的造物。”

“那么,天堂之力是怎么回事?”

安娜奇怪的看向王羽:“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从阿拉斯泰尔的记忆中读取到的,他与天堂交战了不止一次,对天堂的运作是有过了解的,但是都只是了解以一部分,这让我很好奇,天堂之力如果是人类灵魂转化的,那么天使的力量来源也是灵魂吗?”

听到王羽的话,安娜露出俏皮的笑容:“那只不过是一个动力系统,用来维护天堂运转的。”

“天堂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需要天使的操控来维持运转,让所有灵魂得以安息,而动力就是这些灵魂散发出来的灵魂气息。

天堂之力对天使们来说也是很方便的力量,这可以让我们做到很多事,例如空间转移、穿梭到过去或者未来的时空,

再例如,创造一个与现实世界的差不多的小世界,当然,创造小世界需要大天使才能做到。”

安娜将天使的能力,向王羽徐徐道来。

“那么,被剥夺天堂之力的使用权后,天使在人间就只能靠身体肉搏了吗?”

“嗯哼。”

安娜耸了耸肩膀:“差不多吧,在人间我们的力量发挥不了太多,没有天堂之力的支援,虽然还有不少能力可以用,但都逊色不少。”

两人就这样聊着,一路向北驱驰,终于在第二天中午达到了芝加哥。

芝加哥位于五大湖之一的密歇根湖南部,是美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同时也是高犯罪率的城市之一,经常有人神秘失踪或者被绑架,抢劫盗窃枪击更是不用细数。

为什么王羽会想起这个数据呢,这是因为王羽安娜两人到达这个城市,刚到下车,就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王羽脸上露出无奈:“这里的黑帮这么嚣张的吗?青天白日的,居然就瞄上我们了。”

安娜毕竟是精锐天使出身,几乎与王羽同时,就发现自己被什么人盯上了,通过一些小技巧装做若无其事,悄悄打量了四周一圈后,说道:“看看他们想干什么,反正再多人也不是你的对手。”

见安娜对自己这么自信,王羽将她揽了过来,两人一起进入车停在的酒店门口。

一进门,王羽就闻到一种奇怪的异味,说不上来,似乎有些发腥的味道。

用灵魂视角扫了大堂后,王羽发现这里的前台,灵魂居然与普通人不一样,看起来并非人脸,而是一张青目獠牙,满是狰狞嗜血的模样。

“这是......狼人?”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狼人,狼灭?(求订阅!)

“这是进了怪物窝了?”

表面上不动声色,王羽放眼望去。

整座酒店的工作人员,其中居然十有五六都是狼人!

虽然外表与人类无异,但在灵眼之中则是一副副狰狞的面孔,碧眼獠牙,王羽感觉自己仿佛行走在怪物堆里。

心中思绪电闪既逝,举止间没有丝毫停滞,王羽自然而然的揽着安娜到前台订了房间。

“酒店里的都是狼人。”

进屋后王羽向安娜道出灵眼见到的情况。

“所以,我们现在是猎物?”

回想到之前所察觉到的,暗中被人盯上的感觉,安娜眸子一闪道。

“不是的话最好,如果他们敢冒犯我们,那就得给他们个教训了。”

来芝加哥可不是来和怪物闹着玩的,王羽需要收集自己需要的物品,在这方面,怪物可帮不上忙。

这些被本能支配的生物,更多时候愿意倾向于用肌肉,而不是脑子来做决定,就连恶魔都比他们更能控制自己,所以王羽并不打算在这种连动物本能都无法抑制的东西身上浪费时间,让他们办事,搞砸的机率往往更大。

与安娜商量好,先在这个酒店休息一阵,然后想办法弄些钱,租或者买一套房子做为据点等待帕梅拉或者别的灵媒联系自己。

安娜喜欢住带院子草坪的房子,王羽的魔法不方便在人多的地方搞,那样太容易被发现,所以准备在郊区弄套住宅。

做好决定之后,并不想出去被狼人围观的两人,打电话叫餐到房间。

......

酒店的监控室内,两位狼人互相交流着。

“马克,这两个人怎么样?”

“他们基本不出门,而且他们的身份信息是假的,应该是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才来到芝加哥。”

“那今天晚就加上他们两个吧,正好凑够五十七个人的心脏,半个月的食物就够了。”

两个人决定好之后,另一名狼人离开了监控室,而马克则留在这里,皱着眉头,略带焦虑的盯着显示器。

有个事情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之前在盯梢的时候,自己似乎被这两个人发现了。

做为狼族狩猎队的队长,马克从来没失手过,这些弱小的人类在狼人强大的力量与恢复能力下,不堪一击。

但是,对危险的直觉似乎在告诉他什么,想了一会,马克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管他是什么人,就算是特工、士兵,也不过是没吃过!”

为自己方才的犹豫感觉羞愧,马克召集了所有狩猎队的三名成员。

“天一黑就动手,药下了吗?”

得到手下肯定的回复后,马克让他们各自去准备,而马克自己则来到酒店下面的一个门上带着密码锁的秘密私人酒吧的门口,准备进去喝一杯。

“嘿,马克。”

听到有人叫自己,马克回头望去,一名帅气阳光的白人男子,脸上自然而然的带着自信的微笑,向自己走了过来。

“朱利安,你也来喝一杯?”

马克的长相的有些发凶,终年阴郁的脸庞也挤出笑容。

来人正是芝加哥狼人族长之子朱利安,正常情况下,他将是自己未来要追随的家主。

“我是来找明蒂的,你知道的,她总是那么缠人......”两人说笑了几句后,朱利安谈到马克身上。

“狩猎怎么样,下个月的食物完成了吗?”

“当然,我们什么时候失手过,哦对了,这次会有一个年轻女人的心脏,应该会非常细腻可口,要不要给你留着?”

说到这里,马克有些发凶的脸上,此时却隐隐展现出献媚的笑容。

“最近我更喜欢强壮的男人心脏,那样更有嚼劲儿。”

说罢,朱利安笑着拍了拍马克的肩膀,输入密码后打开门,两人一起走进了私人酒吧。

......

傍晚。

将十二支酒瓶整齐的摆在桌子上,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王羽看着自己右手手心的封印,思索着什么。”

安娜正在卧室内休息,这几日昼伏夜出,让安娜身体的生物钟变得颠倒起来,此刻正在补充睡眠。

咔!

桌子上摆放的酒瓶其中一个瓶身上突然出现碎裂的纹路,虽然破损十分细小,发出的声音也很小,但在安静的房间内还是十分醒目。

抬眼望去,酒瓶中的黑雾浮现出一张狰狞怪异的面孔,似乎在向王羽咆哮着什么。

“哦,你想出来?”

抬手将瓶子摄入手中把玩,王羽看着被封印在其中的恶魔面露微笑的轻声说道:“正好我有个思路需要检验一下,既然你这么自告奋勇,那就选你好了。”

啪!的一下捏碎了酒瓶,放出了其中的恶魔。

重获自由,恶魔瞬间没有了刚才咆哮的嚣张气焰,二话不说就空调飞去,似乎想要趁王羽不没反应过来时脱离魔掌。

“我让你走了吗!”

右掌虚抓,一下将恶魔摄回手中。

“用血液施法是因为需要血液离体后沾染的灵魂气息,那么如果直接用恶魔的灵魂施法,会不会效果更好一些?”

想到这里,王羽再次用恶魔之力模拟魂种的扭曲之力,将恶魔的灵魂净化成一团纯粹的灵魂之力。

将灵魂之力分出一缕后,王羽找来个新酒瓶,开始施法将其做成封印之瓶。

试了几次后,王羽发现灵魂之力在刻画到瓶身上之后,因为所附的材料一致,所以就像沾了水墨过多的毛笔在宣纸上做画一样,勾勒的笔画全都晕开了,无法形成封印的刻文。

“看来还是需要一个载体,用来承载灵魂之力,用什么好呢?”

笃笃笃......,敲门声传来。

王羽用灵眼向门口扫了一眼,嗤笑:“怎么都是一个套路,一些新鲜感都没有。”

也不等门口的人说话,王羽右手抬起冲向门口狠狠一抓。

嘭、哗!

客房厚实的木门被瞬间撞碎,一道人影仿佛无形之手抓着脊椎,一路拖到王羽面前,扔在地上。

马克挣扎的翻过身来,看到了一张冷漠的面孔,眉宇间透着一丝不耐烦的情绪俯视着自己。

正是这次行动的目标之一,哪名外来亚裔男子!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马克从对方的眼神中察觉到一丝危险,顿时身体本能的开始露出本相,犬齿突出瞳孔变绿。

吼、吼!

门口几个被意外情况晃的一愣神的狩猎队成员,此时也反应过来,双方人数对比悬殊,就算对方是什么奇异种,怎么看都不可能是自己这方吃亏,所有狼人脑子里都如此想着。

....

章节目录

美漫之灵魂主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豪仕阅读网https://www.Haoz.net只为原作者羽化真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化真仙并收藏美漫之灵魂主宰最新章节

Powered By 豪仕阅读网https://www.Haoz.net

京ICP备18009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