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艾伯特皱着眉头说道。

他相不出自己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无论是这些奇怪的能力,还是他那令自己感觉到陌生的思想。

“好的,我会告诉你是怎么回事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有人来了!”

在王羽说话的时候,令艾伯特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

王羽对着奥巴代打开了那个地狱之盒,艾伯特肉眼可见的一个白色透明的虚影从奥巴代身体里被扯了出来,好像有着什么力量在拉扯着他一样。

艾伯特仿佛在冥冥中听到了奥巴代大喊出来的求救声。

那影子好像在拼命的向回拽着自己,可却抵不过那无形的吸力,呼吸之间就咻!的一下被吸入了盒子,随即王羽将盒子盖好。

“我的天,你这个恶魔!艾伯特你还要维护他吗?你瞧他做的,他把人的灵魂吸了出来!他还想要这样对我,你难道对此一点也不在意吗!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正直,让人信赖的兄弟哪去了!”

转瞬间,托尼斯塔克从已经彻底报废的坦克中起来,点火升空飞了回来。正好看到了发生的一切,王羽对盒子的介绍与刚刚的一幕。

托尼已经不得不相信人有灵魂这件事了,此时的奥巴代尸体一样躺在地上,通过贾维斯的扫描显示他已经彻底没有生命体征。

“托尼”

听到了老朋友的质问,艾伯特感觉自己十分头痛,一面是自己的家人,一家是许多年间谈得来又互相欣赏的好朋友。

“我不会让丹尼尔伤害你的,也不会让他再伤害别人。我会带他离开这里,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生活。”

艾伯特拦在托尼斯塔克与王羽之间,表情郑重的对他说道。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两道异口同声的话声响起。让艾伯特的头更痛了。

“没错,这的确不可能。”

此时另一道话音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的注意。

只见一位发际线后仰,显得额头宽大的中年白人男子,穿着剪裁合身的黑西服走了出来。

“你两谁也走不了,特别是你,丹尼尔先生!”然后他转头面向托尼斯塔克说道:“斯塔克先生请你往后去,最好离开这里,我们是执法部门,会将让他们绳之以法的。”

“我想你们搞错了一点,你们一定还不明白他的可怕,难道你的上级没有通知他吗?刚刚一伙全副武装的军队都被消灭了,恕我无礼,你一个人来这是来送死吗?”

似乎感觉一幕有些熟悉。

托尼看到这个人貌似不明白厉害,竟然一个人就来这抓这个可怕的恶魔小孩,真是不要命了,连忙提醒。

第六十七章 复仇(十一)求推荐!

“是啊,我也想知道,你想怎么样对付我?”

看着来人一脸有持无恐的表情,王羽有些疑惑。

这么熟悉的面孔,王羽当然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就是未来神盾局的高级特工:菲尔科尔森。

当然现在他还应该只是个六级特工,但应该很快他就会受到那个独眼龙的提拔,晋升为七级特工。

可这些都不是王羽现在要注意的。

他不明白,难道他们都是瞎子不成?刚刚自己一瞬间就消灭了一只军队的力量之下,难道他们还会抱有幻想,以为他们可以有什么方法来对付自己?

王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在王羽的记忆中,电影中神盾局在钢铁侠刚出现的这段时间中,似乎并没有能出现什么强有力的作战人员与特殊的武器。他们有的都只不是一些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与较当前地球表面科技稍高一些的科技力量而以。

这种程度的力量对现在的王羽而言,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如果神盾局真的敢对王羽进行挑衅,或者攻击的话,王羽也不会特意的压制自己的力量,留个情什么的,因为没必要!

神盾局横行霸道的劲儿,在王羽前世的记忆中印象深刻。

说闯入民宅就闯入民宅,说抢走科学家的实验器材就抢走,就如同雷神剧情中将简福斯特的设备强制争用一样,如果不是后来雷神成了她男友,恐怕她也只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这一条路了。

这还只是平常。

为了完成任务,神盾局平常的行事有着极大的特权,反正最后会有人来给他们擦屁屁,只要在自己的规章制度以内,行事很少顾及普通人的感受。

正所谓绝对的将导致绝对的。

虽然有着国际安全理事会这个机构监督着神盾局,但这并也仅仅是让其明面上不会太过无法无天罢了,

由于其组织的性质需要隐蔽,所以才没有做太过头的事。

王羽最初的想法其实也是不想招惹这么个组织,

毕竟虽然王羽强大,认为自己不会怕神盾局的正面手段,但自己还有家人,王羽不可能整天的保护他们。因为他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比如想办法复活母亲,对此王羽已经有些思路了,但还有一些猜想需要他着手去做。

本想复仇之后,想家人安顿好就去行动,但王羽没想到事情竟然麻烦到这种程度。本以为自己的能力,可以轻松在斯塔克大厦就抓到奥巴代的,但还是让他跑了。

王羽之所以无所顾及的向所有势力展示自己的存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是因为他深深的明白,神盾局对这个世界的渗透已经很深了,或者也可以说是依附在其体内的九头蛇对世界的渗透很深了。

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在各种诡异能力频频出现的漫威世界,王羽不认为自己即使在全力隐藏自己的情况下,自己所做的一切就会永远不被人知道。

并且这终究是诡道。

想要成个人物,自应当行事以王道为主诡道为辅做事大气不失变通,这是王羽的人生信条。

所以王羽选择让这些势力明白自己的实力,自己是不好惹的存在,就好像万磁王或者教授那样,凭自身实力自成一方势力再用自己的资源聚拢一批手下。

从而让各方势力对自己有所顾及,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才能庇护自己的家人朋友,让他们得以安宁,自己也可以安心的办自己的事情。

但现在看来,王羽所做的好像还并不到位。

看着同样有持无恐,对自己的到来显得很自然的王羽,科尔森明白了对方的不好对付。

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做为一名久经考验的资深特工,科尔森能对方从细小的微表情中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信息,在他的观察中,王羽对自己的到来似乎有些淡淡的疑惑,似乎从什么地方了解过自己的存在。

这让科尔森感觉很不好,自己能确定从未在他面前出现过,这让科尔森心中产生了一丝负担。

“丹尼尔王”脸上显出着认真凝重的表情,似乎想让王羽产生一些压力。

“我们对你的过去进行了调查……”说到这里科尔森注意到王羽的表情,似乎对此已经了然,这让他心中更加凝重,“你的一切都是那么正常,除了前不久出的那件事……在那之后你突然出现了变化,这让我们不得不对你产生了疑惑。

一般来说变种人大多会在青春期觉醒自己的能力,但凡事有例外这我们能理解,可你的能力……”

“够了!少嗦!如果没办法对付我,那么就从这离开,我完成了针对斯塔克的复仇之后,就会离开这里。”

王羽打断了他的讲述,有些不耐烦他的长篇大论。

“嗯不对!”

刚要打发科尔森离开的王羽突然感觉到不好,瞬间眼角一道黑影向自己袭来,同时身后传来了吱啦!的一声。

心中念头一起,瞬间兔符咒发动,在四周一股特殊的力场出现笼罩之中,王羽瞬间突破音速,王羽化为丝丝残影兜了一圈换了一个位置站好。

全程似乎因为符咒产生的无名力场的关系,虽然突破了音速但并没有产生音爆与强大的阻力,好似王羽进入了真空一般,并且王羽的神经反应速度,貌似也成比例的提高到同等程度,在进入了音速后就如同平常散步那样,毫无不适。

等王羽站住之后,见到自己的父亲艾伯特身上插着什么,再次使用符咒之力瞬间到达父亲身边,仔细观看下发现这竟然是一只箭!

“该死的,你们对他做了什么!”王羽沉声说道,语音凛冽如寒风。他最见不得有人触及自己的家人了。

抬头看到自己原来站立的位置上,那突然出现的妩媚妖冶的身影,王羽突然明白了他们的打算。

科尔森不过是在正面用来吸引自己注意力的家伙,还有人近身准备打自己个措手不及,应该还有另外的人在远处用远程攻击控场。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能瞬间瘫痪父亲的钢铁战衣,要知道这可是能挨导弹的装甲啊!

如果不是拥有符咒的力量,王羽还真说不定就的要被这名突然出现,攻击过来的人给袭击到,虽然应该造成不了什么后果。

这不是说王羽对四周的感知不灵了,而是他在受到攻击前真的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敌意杀机。

王羽想到了一种可能。

……

第六十八章 复仇(终)求推荐!

眼前这位身着紧身战斗服,红美貌、气质妩媚中带有煞气的女特工,应该就是在王羽前世所了解,大名鼎鼎的黑寡妇了。

像这种世界顶级的特工,如果在隐蔽时对自己进行自我催眠,完全有可以不露出杀机,从而使目标一无所觉。

事实上这种方法在特工、狙击手等一些特殊行动人员之中都有传播,能熟练使用这种方法的无不是数一数二的好手,因为能使用这种方法做任务而在使用中失败的倒霉鬼,差不多都已经去见上帝了。

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在某些情况下,察觉到这种杀机,比如战场上的老兵,常常在生与死之间游走的职业者,往往都能在敌人攻击之前感觉到这种杀机,从而能提前应对将要生的死亡危机。

反应过来之后,王羽先是查看了父亲的情况,现这箭头呈样的刺钩,紧紧的爪在父亲的装甲外层并没有穿透装甲,但父亲他却被全身麻痹不能动弹,只能真愣愣瞪着眼睛看着前方。

在全身覆盖着装甲的情况下,父亲也能中招,王羽真是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把将箭揪了下来,手中能量一闪将其化为渣滓。然后符咒之力动,瞬间让父亲恢复健康。

“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见到身穿纳米装甲的艾伯特瞬间中招,托尼此时也感同身受。

这可是高强度纳米合金制作的装甲外壳,在托尼的实验中,这种纳米合金的性能已经远远过现在的航天用合金五十倍以上,无论是韧性还是强度都非常理想。

单纯论抗性的话,远比他身上这件装甲的性能好多了。托尼绝对不会认为在技术方面有人能过自己

但就算这样,也竟然被一下击倒在地,这让托尼不得不感到脊背凉。

如果说艾伯特的装甲不堪一击,那么自己又算什么难道真的是铁包肉的罐头,等着人家来用餐

“现在没功夫说这些如果你不想成为第二个奥巴代的话,那你就快从这离开”

没有时间回答托尼的疑问,黑寡妇马上再次行动起来。王羽新展现出来的能力让她大吃一惊,事先的作战计划明显已经不行了,如果还要完成任务的话,那么也许就要看战友之间的默契了。

心中想到战友身上所准备的另一件物品,就是用来准备应付这种情况的武器,心中稍稍安定,马上再次起身缩小与王羽的距离。

“这女人疯了”

看到冲过来的黑寡妇,王羽心里想到。

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还要冲过来受死,这不符合做为特工的原则啊,除非她自信可以对自己造成有效攻击,但这明显不可能。

“我可不会躲在女人的身后”

托尼看到黑寡妇即使在战斗中也动人心弦的风情,那卓越的身姿,花丛老手的他心中不由悸动了一下。

脚下点火升空,双手射器对准王羽。

想到刚刚被艾伯特打飞之前王羽那有持无恐的样子。

托尼可不认为刚才王羽的样子,只是相信艾伯特一定能在自己攻击前阻止自己。

一定是这个充满了诡异的小孩,自信有方法能抵挡住自己的攻击

托尼索性放开攻击的强度,半点也没有压制攻击威力的想法,开始让能量调集起来并逐渐提高。

装夹手部掌心中,射口的光亮慢慢变得刺眼起来。

“我想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什么,难道你们自己以为会比几百人的军队更有力量真是疯狂的想法”

王羽再次运用起了经常使用的鸡符咒之力。

奔跑中的黑寡妇只感觉浑身突然虚不受力,自己竟然摆脱了地球重力漂了起来。

在没有实物的支撑下,再有力量的人也没有办法做出破坏了。

就如同将一名能举起一辆汽车的大力士被绳子吊起来,那么他就没有办法使用出他的力量了。

力从地起,站都站不稳还何谈其它呢。

现在的黑寡妇就面临这种窘境,在可以射出去的秘密武器也如同自己一样漂在半空之后,她就彻底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次她并没有带枪,因为她知道枪对王羽根本没用。

王羽抬手虚握,看着将被自己控制住的这名女特工,随手打了她的小花招,心里想着要如何能让神盾局明白自己的用意。

被人控制的滋味可不好受,黑寡妇感觉生死持与人手,仿佛随时都可能会被杀死。

好在马上就有人替她解了围。

咻轰

咻咻.

飞在天上的托尼见到下面情景,已经对准了王羽的射口,抬手就是一道粗大的光束攻了下来。

托尼斯塔克可没有什么自我催眠的本事,在攻击王羽之前,就将自己的意图散了出来,被王羽敏锐的感知到。

光束射出的同时王羽一抬头,运用了一直未曾用过的猪符咒之光,瞬间两道缭绕着电流,火焰一般的光束就对射了上去,正将激射而下的光束挡了回去。

似乎不敌符咒之力,托尼射出的光束抵挡了一下之后,瞬间就被王羽眼中射出的电光眼吞没,反而朝着托尼射了回去。

托尼大惊,他可没有想过还会出现这种情况,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两道火柱击中,装甲被烧的一片焦黑,冒着青烟从半空坠落下来。

“托尼”刚刚恢复过来的艾伯特,见到托尼被儿子打下来了,赶紧上去接住托尼,打开了他的面甲扫瞄了一下生命体征,得知他并没有死只是晕了而以,顿时松了口气。

“丹尼尔住手吧我们离开这里去找到你的妹妹,既然奥巴代已死就不要再与他们战斗了,这样下去不会有结果的”

艾伯特不想王羽对托尼进行复仇,因为他认为托尼是无辜的,奥巴代才是原凶。

而王羽并不这样认为,如果不是托尼斯塔克对公司的不做为,自己一家也不会到这种情况,妈妈也不会死,他逃不过这罪则

“父亲,你要知道母亲之所以死,都是因为斯塔克集团,托尼斯塔克他怎么可能会毫无关系,不用说了,他一定要付出代价,无论是什么”

就在王羽与父亲两人说话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一道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橙色光束突然击中了王羽,事先半点也感知不到,就这样瞬间出现出致命一击。

刹那间王羽只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令人恐惧的独特力量闯入了自己的身体疯狂的毁灭、撕裂着自己,几乎令他无法反抗,灵魂之力瞬间被麻痹眼前就是一黑。

ps:下章高能预警

第六十九章 父亲的救赎(求推荐!)

黑暗

王羽感觉到自己仿佛就是那被丢入绞肉机的肉2o,似乎就要被那毁灭性的力量不断撕成着碎片,最后化为了虚无再也不能存在于世间。

眼前的景色恢复了光明,一切还原回来,王羽长出了一口气,心中十分后怕脊背上一片冷汗。

在紧要关头,魂种增幅下的符咒之力,挥出了惊人的力量瞬间让王羽恢复还原了回来。

一直在挥能力的狗符咒保住王羽不死不伤,马符咒瞬间启动力量去除一切负面状态。

在与那股可怕的毁灭力量互相纠缠了一会后,符咒之力最终击败了那股虽然异常可怕但没有根源的能量,将其彻底泯灭。

趴在远处一栋大楼天台上,手中拿着一把粗糙庞大,仿佛之是半成品的怪异枪械的鹰眼,凭借人般的视力看到被击中之后倒下的王羽再次站了起来,顿时眼睛瞪的溜圆,满脸的不敢相信之色。

“计划失败,受权武器对目标只能产生击晕效果,但目标瞬间恢复,疑似......”

“是,明白了”

表情仅仅变了一瞬间便恢复过来的鹰眼,马上将情况汇报了上去,片刻之后在听到耳机中回复来的命令后,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

“科尔森,娜塔莎,任务放弃立刻脱离战斗娜塔莎科尔森”

重复呼叫了几次,没有听到回答的鹰眼感觉到不对,抬头向场中看去的时候,突然现眼前多了一双穿着黑红相间鞋子的脚,就这么悄声无息的站在面前。

片刻之前。

“丹尼尔,你终于醒啦真是吓到爸爸了,还好你没事”

王羽在被光束击中倒地的时候,艾伯特的心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他马上挡在王羽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把王羽挡住以防有可能的再次攻击,完全顾及不到自己的安危。开始检查起了王羽的状态。

“爸爸”

睁开眼睛看到父亲关怀的模样,王羽心中一暖,有种不输与前世的、强烈的亲情涌上心头。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丹尼尔,呼”

见到儿子没事艾伯特长嘘了一口气,紧紧的将儿子的脑袋抱在怀中。

“听我说丹尼尔,我知道你现在有了乎我们想像的奇妙能力,但我们不可能与全世界做对,那样我们也得不到快乐,奥巴代已经被你杀死了,灵魂也被你收了起来,我们是时候该离开了。”

扶起王羽,艾伯特双眼紧紧注视着王羽的双眼,语重心长的说出这翻话。

在艾伯特心中王羽还只是个孩子,现在在有了这种能力之后,只是一心急着为母亲复仇而连累无辜,他认为只要自己能让他明白这些道理,那么这场战斗就可以结束了。

现在艾伯特的人生是灰色的,妻子的死亡仿佛带走了所有色彩,现在唯一支持他活下去的动力就是自己的一双儿女,艾伯特希望他们能带着妻子的那一份,好好的生活下去,延续着他与妻子的生命。

“不”王羽听到这句话,脸色慢慢冷了下来,从父亲的怀中站了起来。

“他们都是罪人,都要为妈妈的死而付出代价”王羽冰冷的话语,掷地有声的脱口而出。

每到睡梦的时间,王羽的脑海中都一次次的回放着母亲死去的瞬间,这件事情仿佛成为了王羽的心魔,如果不能得以舒张,那么恐怕王羽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艾伯特语重心长的话都白费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王羽,那满面的杀机与稚嫩的面孔是多么的矛盾,但在两者出现在一起时,却呈现出奇怪的压迫感。

看了看没有再次攻击过来的两名特工,王羽冰冷的眼神让两人感觉十分不好,如同被远古巨兽盯住的猎物一般,不由在心中生出仿佛命不由己的感觉,但两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精英特工,瞬间便摆脱了这种感觉。

没有理会这两人,杀死他们对于王羽来说随手可为,但神盾局在全世界都有力量,如果因此导致其认准了与王羽为敌的话,那么王羽也没有时间与兴趣像打地鼠游戏一样,到处与他们玩捉迷藏。

这其中也许还有在经历了之前被击中后,那仿佛能杀死王羽的东西所带来的威胁感,让王羽稍稍改变了一些原本的态度。

目光一转,放在了还躺在地上的托尼斯塔克身上,王羽缓缓走了上去。

嗡能量震荡的声音。

神甲的能量调动起来,金色能量球出现在手中慢慢变大,一抬手,向目标射了出去。

狂暴的能力灼烧着所经之处的空气,出嗡嗡声。

下一刻,托尼斯塔克就要被击中,就被这狂暴的能量所杀死。

“不要丹尼尔啊”

突然间一个身影闯了进来,正挡在能量球前方的轨迹上。

轰的一声,能量球被提前引爆,地面被崩出大坑,泥土被掀到天空中然后向下洒落,那道身影被直接击中砸在地面。

“什么爸爸你为什么”

认出了那是父亲的身影,符咒之力运行,王羽身形模糊一闪瞬间出现到了爆炸的地方,有些颤抖的双手一分,被爆炸所掀起的泥土凭空漂浮然后分开,露出了被其掩盖的钢铁战衣的身影。

此时王羽眼前,艾伯特身上的装甲腹部中心被击中之处,已经变成碎片但并未脱落,四周没有被正面击中的装甲也产生了裂纹,看上去十分惨烈。

一把掀起了面甲,王羽看着父亲苍白没有血色的面孔,心中一揪。手掌贴在父亲的脸上,马符咒之力动。

“呼,啊”瞬间一个深吸气,父亲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王羽关心焦急的脸上充满了愧疚之色,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阻止我为妈妈复仇难道为了曾经是朋友的仇敌,你就放弃了妈妈的仇恨”

此时的王羽有些想不明白,自己说的这么多,为什么父亲还是要护着托尼斯塔克这个花花公子,难道他们的友谊就那么深吗比与妈妈的爱还深

“不不是这样,你现在的样子很可怕,丹尼尔,不要让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心,这样下去你永远也得不到幸福,想想爱你的人们,珍妮,你妈妈她会希望你这样吗

做为父亲,我不能看睁睁的看着孩子永远的陷入到仇恨之中,就算你杀了托尼,你也不会感觉到好受,你只能永远的沉沦在痛苦之中,仇恨会腐蚀你的意志,醒醒吧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感觉自己恢复过来的艾伯特,用认真的语气,带着对妻子愧疚的歉意,掏心掏肺的对王羽劝慰着,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想法。。

他不能看着儿子就这样,因为仇恨而错杀了无辜之人,他要唤醒自己的儿子,不然在拥有着这样强大力量的儿子,只会做出更多让人悔之不及的错事,未来必将痛苦一生,不知快乐为何物。

第七十章 恢复理智(求推荐!)

“父亲,我”

带着击中父亲的自责。

看着父亲的眼2o,王羽仿佛能从里面读出期盼、愧疚、关爱等种种对亲人所表达的情感。

一时间父爱如山这个词出现在王羽心中,同时似乎被父亲的话刺入了内心打破了什么,王羽的思绪突然一愣。

王羽就这样抱着父亲,陷入了沉思。

“是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没头没脑的就那么直接闯入了斯塔克大厦,把自己暴露在了公众的目光中。如果自己能在隐蔽的入侵那里,应该可以顺利的直接抓到奥巴代吧。

而且还杀死了那么多的人,还将他们的灵魂炼成了那件邪恶之器。”

王羽突然回过神来,就像大梦初醒一般,从噩梦中醒来。此时再看四周的一切都与刚才不一样,但却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同。

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仇恨支配了太久,并且越来越严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老爹找自己谈话的时候,还是自己在拿到了恶魔之书法术大全之后,王羽已经记不清了。

回想起不久前自己的心态,王羽不由的一阵心有余悸。

真是入了魔了想法那么的极端,仿佛想毁灭一切似的心态,整个人要开始变的毫无顾及一般。

王羽闭眼苦笑了一下,理了理自己的思绪。

心中隐隐有些怀疑但不能确定,王羽想到了恶魔制作的法术大全,心中暗暗警惕起来,将此事放在心底,决心想办法搞清楚之前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不过母亲的仇还是要报,托尼斯塔克对此事有责任是一定的,但罪不至死,不用像奥巴代那样受到永恒的痛苦。

“谢谢你,爸爸。”在恢复过来之后,王羽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开心的笑了起来。

“呼,你终于明白了,人不能永远活在痛苦与悔恨中,这是做为父亲对你的忠告。”

“嗯”

在父亲的开导与关爱下,王羽终于从母亲死在眼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再越来越极端。

可以说如果艾伯特没有阻止王羽的变化,而是让他继续这样下去,那么最终漫威的世界,说不定将迎来一位真正的恶魔,即使是十个复仇者联盟,恐怕也救不了多灾多难的地球君了。这样的话王羽自己也许再也不是自己,而是化身成一个疯狂的怪物。

心态变了,那么下面的事情自然也要变。

扶着父亲站立起来,微笑着向父亲点了点头,让他安心,然后王羽的眼睛转到了两名还在保持着警惕,随时准备出击的特工这里。

“你们放心,现在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除非你们自己找上门来,回去告诉你们的头儿,如果不想在美国开启三战的话,那就不要来惹我,因为我随时可以制造一只军队,就像这样。”

王羽一抬手散着三色种颜色的光束射出,击中了一旁已经报废的坦克。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坦克瞬间恢复到好像刚出厂的样子,全新一般,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吱咣

瞬间全新的坦克开始变型,零件开始到处翻飞不一会变成了一个所有人都十分熟悉的模样。

“欢迎我的新手下:威震天,希望你们会喜欢他,来,小威,与两位打个招呼怎么样。”

仿佛变成变形金刚的这台巨大人型机器人,两眼的部位锵的一下亮了起来,闪出狂暴的神色,突然右臂一抬,变成一截炮管对准了两名神盾局特工。

“小威”

王羽大吼一声眼睛一眯,魂种之力涌入虚空,控制着自己在复活这架变形金刚时,注入对方体内的子魂种。

毕竟是由符咒之力所复活,本质还是由符咒的魔力所支持。

所以王羽在复活它的同时,将自己的子魂种也注入了对方的核心之中,用来操控这股力量,进由操控自己复活过来的角色,而不是被自己复活的东西起来反抗。

“是的,主人。我是威震天,主人最忠诚的战士”

变形金刚的动作突然变得不协调了一下,但瞬间便恢复了正常,仿佛变得有了理智一般,看着脚下的两只小蚂蚁,用头部的扬声器出声音说道。

“哦,见鬼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们得立即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局长”

科尔森与黑寡妇差一点就再也操持不住特工所必须的冷静了。眼前的事情颠覆了他们的认识,只感觉是不是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了还是怎么着。

在两人反应过来,想办法的时候,王羽已经去了远处将鹰眼抓了回来。对于王羽来说,这些还没有脱离普通人力量的特工,实在是太弱了很好抓。

现在他很想知道,刚刚到底是什么东西击中了自己,竟然让自己有要死亡的感觉。

鹰眼此时正如刚才的黑寡妇一样,无力的漂浮在半空之中,与同样漂浮在半空的王羽快的回到了之前大战的地方。

而最让他感觉到郁闷的是,刚刚他就像普通人那样,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的就被这股力量控制了起来,并漂到天上。

,自己的弓箭与那件受权武器都落入了对方之手,弓箭被扔在地上,而受权武器却被他拿去后瞬间就给变没了。

王羽现自己现在真的是喜欢上了这样的控制方法。

像这些没有什么特殊力量的角色,只要让武器与他分开,然后让他困在虚不受力的半空,他就什么也干不了,最多就是扑腾两下也无济于事。

吩咐小威盯住几人,稍有异动就踩他们,然后王羽走向了躺在地上的托尼斯塔克。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站在他的旁边,对父亲笑了一下,然后王羽脸上无喜无悲的开口说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其实托尼早就醒了。

钢铁战衣在战斗中如果失去意识,那么后果是灾难性的,所以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装甲内设计有微型起搏器与电击装置,用来紧急抢救与失去意识时的唤醒。

小威的出现极大的震惊了托尼的大脑,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好像外星人的巨大机械体,就这样从原本的坦克变成现在的模样。

这让托尼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要崩坏了,需要重新改写一下。

“你明白我之前所说的没错是吗,不必否认”看着托尼似乎想反驳的表情,王羽摇了下头,“现在我不需要你付出生命的代价了,但我要你永远记得,你的命是因为我父亲的原因才能得以保留”

认真的看着托尼似乎有些躲闪的双眼,王羽突然抬手一道绿光击中了托尼的胸口。

“啊噢”托尼叫出了声来。

“丹尼尔”艾伯特有此意外的叫出王羽的名字。

“你不能”科尔森见事不对就想拔枪,黑寡妇与鹰眼也摆出了战术动作。

“主人说了,你们不许动”

巨大的金属声音从高处传来,小威警告的说道。

第七十一章 复活的方法(求推荐!)

“我没事!不用担心。”托尼斯塔克大声说道。

“回来吧,小威20”,做了想做的事情之后,王羽便不再理会其他人,走到父亲身边。

“是,主人!”

威震天走到王羽近前,在王羽的缩小魔法中,化为手机吊坠大小从半空掉落入王羽手中。

“就这么让他离开了?”

看着王羽与艾伯特拉开路边一辆轿车的车门,扬长而去的背景,黑寡妇有些不甘心的说着。

做为精英特工,很少有不能完成的任务。虽然这此的确是事出有因,但失败就是失败,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并且她有预感,未来也许自己还要面对这名诡异的少年。

“长官已经下令,命令我们放弃任务了,但就算不放弃我们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所以这次不算我们失败,是对手的信息我们获得的还是太少了,根本无法应付对方不断新增的超能力。

就算是现在,我们也不能确定他已经使用了所有能力,真是可怕的人物。”

科尔森刚刚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名神盾局的强力主战人员,就这么像被抓的小鸡一样,轻易的被王羽玩弄于掌心,不由得深深的无力感出现在心中。

这一切都对他因为以往的经历所建立的自信,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但好在他也是受过特殊训练的高级特工,虽然战斗力与这种变态没法比,但意志上还是能很好的控制住,没有留下什么太大的心理阴影。

鹰眼没有说什么,双方差距太大,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他已经做到自己能做的极限了,所以并没有报怨什么。但有一点,那柄使用立方体能量所开发出来的半成品受权武器被王羽拿走了。

鹰眼现在只希望回去之后,尼克弗瑞不会杀了自己。

据他所知,虽然一直没有找到美国队长,但却找到了那块与美国队长一起失踪的宇宙立方。

在那之后神盾局的研究基地就开始秘密研究那东西了,用它的能力开发了不少强大的武器,但都不成熟,只有这次到来所使用的这把能稳定些,但只是半成品,许多地方还没有完善,只能勉强使用。

这下到好,现在半成品也没有了。

在鹰眼捡回了自己的特制弓箭之后,两名主战人员先行撤离,科尔森在与托尼交谈无果之后,也跟着离开了。

托尼斯塔克现在才没心情与那些神秘人谈什么话,当时只是被艾伯特儿子用手比划了一下,然后胸口就感觉到一阵刺痛像被针扎了下样,但几秒之后就没事了。

当时见到场面有些不对,生怕那个大机械体发狂杀人,所以托尼只好声称自己没事。

然而

看着镜子里面,自己胸口反应堆旁边心脏上方的那个符号,托尼认为自己可能并不是真的没事,因为好像有人给自己盖了个章......

“丹尼尔,你对托尼做了什么?”

加利福尼亚飞往纽约的航班机舱中,艾伯特看到四周的人都是一副睡觉的样子,小声的对王羽说道。

“没做什么,只不过留下了一个标记,如果日后他与我们为敌的话,那么就很可以帮助我们省点事。”

听到了父亲的话,王羽闭着眼睛随口回道。

虽然在父亲关受的努力下,王羽终于放下了时刻煎熬自己的愧疚感,从几乎陷入混乱的状态中走了出来,但这不代表他原谅了伤害自己家庭的人。

他只不过是在父亲的劝慰中逐渐原谅了自己,放开了心中那令自己走向毁灭的那些念头,重新变为正常情况下的心理状态。

“唉”艾伯特叹了口气。

自己也经历过那种状态,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一双儿女,艾伯特自问,说不定自己也会弄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便不再纠结这些事情,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成为没有理智的疯子,从小他就极有主见与众不同。

并且在经过了自己的开导之后的反应,艾伯特相信他不会再去那么做了。

下午,王羽两人到达曼哈顿,最快的速度到达了那家酒店。

“哥哥还有爸爸!你们终于来接艾米莉啦!唔唔唔”

一家人再次聚齐之后,惊喜的小姑娘扑到了父亲的怀中,委屈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哦,我的小天使,爸爸回来了,我的小艾米莉再也不用害怕了,爸爸会赶走所有的坏蛋,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了,宝贝”

看到怀中还在不断抽泣着的小女儿,艾伯特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只认为自己真是对不起自己的孩子,没有给他们一个快乐的童年,但还好自己还有机会挽救。

安抚了好几天一直孤独等待的小姑娘,似乎哭累了,在抽泣中小姑娘竟然就这么睡着了,两人安静的把她抱到床上,脱掉了鞋盖上被子。

看着女儿睡梦中露出的笑容,艾伯特慈爱的将脸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似乎被胡子茬扎到了,感觉有些的不舒服,小姑娘的嘴不由的撇了撇。

悄悄的离开了房间,艾伯特迫不及待的来到了王羽示意的,妻子所在的房间。

唔嗯

见到以为永远也不能再见到的熟悉面孔,艾伯特不由的捂上了嘴,似乎怕吵到熟睡中的她,走到床前深深的将这面容印在心中后,艾伯特走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回到厅中。

两人面对面的着坐在了沙发上。

“丹尼尔,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么你一定要救回你的母亲。

这么多年来,我欠她的太多太多,她永远支持着我的事业,一如既往的照顾着我,但我却没有时间陪她去逛街,没时间去旅游,没时间去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我只会在实验室中做我的研究,我实在是太不称职了,我不能说我是一个好丈夫。”

似乎想找个人,将自己一直以来的的愧疚发泄出来。

虽然面前的是自己的儿子,但他从来都与众不同。

有时艾伯特真是有种感觉,认为儿子似乎是与自己一样大的同龄人的错觉,所以没有太大的阻碍,艾伯特就将自己的心事,在王羽面前倒了出来。

安静的化身为一名倾听者,王羽一直听完父亲对母亲的愧疚之情。

“我一定会救回母亲,现在就有一个办法,不出意外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但所需要的材料实在是......让普通人难以接受。如果这个办法再不行的话,那么我就需要去其他危险的异世界,去冒险寻找新方案了。”

章节目录

美漫之灵魂主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豪仕阅读网只为原作者羽化真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化真仙并收藏美漫之灵魂主宰最新章节

Powered By 豪仕阅读网

京ICP备18009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