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呵,还挺中气十足的嘛,看样子你知道我的厉害,是看到我去斯塔克大厦散步的视频了吧,你胆敢这样面对我,应该就是这副装甲给了你勇气是吗?”

看着好像在失重环境中,一直也找不到平衡,不断挣扎着的奥巴代。王羽脸上表情平淡不惊,继续维持着鸡符咒操控引力的力量。

噗嗤!

奥巴代终于想到了办法,腿部的火箭喷射器点火,瞬间强大的推力出现,就要将奥巴代带出这片区域。

咻吱

还没等奥巴代情绪高兴起来,两道赤红色带着电流的光束射到,瞬间打爆了他腿上的火箭喷射器。

“我说过,你逃不了的,现在你给我从这副铁皮里滚出来!”

双手一分,通过魂种之力的加持,奥巴代感觉瞬间一股无法解释的力量笼罩了自己的全身,只听到一阵刺耳的金属扭曲声,全身出现怪异的触感,紧接着就是眼前一亮。

奥巴代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装甲现在已经变成一堆扭曲的零件,正同自己一起漂浮在一人高的半空。

“你都做了什么!”

失去了赖已保护自己的盔甲,奥巴代真的慌了,这名变种人拥有这么诡异的力量,自己该怎办!

“嗯,这样看着好多了”王羽嘴角一扯,怪异的笑了一声。符咒之力一松,瞬间奥巴代连中那堆扭曲的金属零件从半空掉落下来。

稀里哗啦的撒了一地。

“你你..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我不记得曾经见过你,如果你要钱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合作的,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奥巴代已经慌不择路了,佯装镇定的想与王羽讨价还价。

这并不是奥巴代怂了,有点小威胁就害怕的要命开始摇尾乞降了,并不是这样。而是王羽带给他的恐惧实在太大了。

做为一名研究灵魂力量的巫师,王羽已经与普通人之间有了极大的不同。特别是王羽对其产生恶意的时候,敏感一些的人往往能察觉到那种冥冥之中的压迫,一种大难临头的怪异感知。

再加上奥巴代对王羽一无所知,甚至还认为他是变种人,所以出现了现在的场面。

要知道万磁王那伙变种人,一直以来在普通人的心中几乎可以与恐怖分子划上等号,他们对普通人的性命视若无物,只对他们的同类关心,所以也许还有那么一丁点,这部分的原因。

“你给我听着,我不要你的钱,现在我问,你回答,明白吗?”

看着王羽冰冷的小脸,被无比巨大的压力笼罩,仿佛灵魂都在颤抖的奥巴代,干咽了一下口水,点了点头。

“很好,现在你告诉我,我父亲艾伯特,他在哪里?”

第六十一章 复仇(五)求推荐!

“你是艾伯特的儿子?……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立刻仿佛喉咙喊破,变成了嘶哑的叫声。s

刚问出话来,奥巴代就发出了一阵非人的叫声,只感觉仿佛自己被撕裂成碎片了,又被放在火上炙烤一般,无边的痛苦瞬间蔓延到灵魂深处,痛的奥巴代狠不得就这么死了,也不要承受这份痛苦。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奥巴代只感觉上百年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终于这令人绝望的痛苦如同潮水般消退不见。

奥巴代睁开刚刚因为极端的痛苦,血压猛增,导致眼珠血管充血而变得血红,每一次眨眼,眼睛都感觉仿佛是有人在用刀刮着自己的眼球一般。

“啊,喝,呼,嘶……”奥巴代张了张嘴,想要求饶,但叫破了的嗓子,好像破风箱一样,只能叫出无意义的嘶哑声音。

奥巴代看着王羽的眼神已经不再是惊恐了,在他的眼中王羽就是地狱中的魔王的化身,是撒旦的使者,只要自己稍有差池,就可能就会被拉到了地狱,被那地狱中最阴毒的魔火所灼烧。

勇气与信念仿佛从奥巴代的灵魂中丧失了,现在的奥巴代只求王羽不要再让自己承受那可怕的痛楚,无论是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无条件的接受。

仿佛感知到了奥巴代心中的想法,王羽面无表情的俯视着没有半点力气,仿佛没有骨头一样躺在地上的奥巴代。

手上光芒闪烁,瞬间用马符咒的力量治好了他。

“呼,啊……”深吸了一口气。

奥巴代发现刚刚的一切,仿佛就像幻觉一样,一切的症状都不见了,自己的身体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大脑中那段令人绝望的记忆,奥巴代甚至可能认为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快回答我!不然再让你享受一下。”

听到王羽的声音,奥巴代的躯体下意识得哆嗦了一下。整个人的勇气与血性仿佛都被剥去了,忍着心中的恐惧,瘫在地上的身体抬起了头。

“我…我说,艾伯特,就在刚刚我们之间还在战斗,我才把他甩掉几分钟,就遇到了你,也许一会他就发现不对,然后回来找我。”

听着奥巴代哆哆嗦嗦的讲完之后,王羽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就父亲那成天在实验室里搞研究的身体,怎么可能与驾驶原型机的奥巴代战斗,这不是开玩笑吗!不过王羽仔细一思考,“难道是父亲他抢了托尼斯塔克的钢铁战衣?嗯,这样的话就能说得通了。”

王羽绝对想不到他的父亲艾伯特,竟然有这个能力能够自己制作一副钢铁战衣。

虽然只是艾伯特也只是根据原型机的资料为基础,进行改进设计。

但这也已经够惊人的了。王羽只知道自己父亲是一名研究纳米科技的科学家。从来没有想到过他还有这种本事。

所以他想到的是父亲,在得了知事情经过之后,与自己一样,展开了对斯塔克集团的报复。并且想办法抢了一台钢铁战衣。

“那么第二个问题,是谁派人来我家将我家搬空的,并且因此还害死了我母亲。”

听到王羽冰冷的话语,奥巴代心中一颤,大事不好的念头出现在心中。

“是托尼斯塔克,是他,他指使的人,他一向很疯狂,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无法阻止他的的命令,毕竟斯塔克集团都是他的家族产业,我只不过是在这公司里待的久了”

“够了!”

没等奥巴代辩解完,王羽就打断了他。

王羽几乎不用魔法就已经能看出来他在说谎。也许是刚刚非人能承受的痛苦,改变了奥巴代的性格,让他变得胆小了起来。可王羽还是一下就明白了他在说谎。

毕竟王羽前世的记忆不是假的,事实上是谁在掌握斯塔克集团王羽还不知道吗?再结合奥巴代躲躲闪闪的眼睛,王羽瞬间就知道奥巴代是在骗自己。

“看来刚刚的痛苦你还没有享受够,竟然还想要欺骗我,那我就再让你感受一下,那种炼狱般的快感怎么样,说不定你会喜欢那感觉也说不定,嗯?”

王羽随口讲了个冷笑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奥巴代,无形中一股可怕的威胁压向奥巴代。

“不不,我说实话!说实话啦!”

听到王羽那冷的不能再冷的语气,想要自己又要去体会那令人想死的可怕痛苦,意志已经被折磨光了的奥巴代痛哭流涕的说道。

呼……呼……

破空声袭来,两道带着火光的钢铁人在空中降落下来。

“奥巴代,看你还怎么跑!怎么,你这是不小心启动了自爆装置吗?”

托尼斯塔克声音从钢铁战衣上传出,一边挖苦着奥巴代,一边走进王羽身边。

而此时王羽则仿佛呆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原来王羽刚刚透过真识之眼,已经发现了艾伯特,那么另一名拥有钢铁战衣的人就是托尼斯塔克无疑了,光是看装甲的外观与其说话的语气,王羽就已经能确定了他的身份了。

真正令王羽吃惊的是,父亲艾伯特与托尼斯塔克两人,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竟然是一起到达这里。这共进退的模样,不得不让王羽推翻了之前认为的猜想,父亲没有与斯塔克反目成仇。

这时托尼注意到了站在奥巴代旁边的王羽,有些不所以然,以为只是看热闹的熊孩子。

“嘿,小子,如果我是你,我就马上离开这里回家找自己的妈妈去,没看到这里到处都是钢铁人吗?快回去家里,告诉你妈妈外星人入侵地球了,快点给你做点好吃的,好让自己有力气跑路。”

随口开了个玩笑,挥着战衣的手臂,示意王羽快点离开这里。

“丹尼尔!你怎么在这?艾米莉在哪!你们这段时间都去哪里去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们!”

艾伯特到来之后,就始终将注意力放在奥巴代身上,此时听到托尼开的玩笑后,向那里扫了一眼,然后就突然发现,站在那里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丹尼尔!

天可怜见,艾伯特终于找到了他。上次回家之后,几乎把房子都拆了也找不到自己一双儿女的身影,这让原本就悲伤至极的艾伯特,更是迷茫无助,从而一心想找到奥巴代,问清楚他把自己的儿女弄去了哪?

……

第六十二章 复仇(六)求推荐!

“爸爸,你知道妈妈她死了吗

你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家里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吗

为什么你那时候没有家,你又去哪了

而现在,你却和这个人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妈妈就是被斯塔克集团人害死的吗妈妈的死他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听到父亲的声音,王羽回过神来,不过他没有回答父亲的问题,也没有理会托尼斯塔克那让他感到厌恶的玩笑,而是有些激动的反问着艾伯特。

原来父亲他不仅没有被抓,还竟然和托尼斯塔克搞到一起去了。

王羽对于未来的钢铁侠,一直以来并没有什么亲近的意思,在前世看电影时,也许会羡慕他的财富,他的机智与那套钢铁战衣。

但王羽并不是钢铁侠的什么脑残粉。

对于众所周知的,托尼斯塔克那无比糜烂的私人生活,还有他在出事之前,那令人讨厌的性格,这些都让王羽深的明白,托尼这货并不是什么好鸟。

虽然在电影中他看起来很有幽默感很正义,但那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如果是真正的面对着他的毒舌,他还有对自己所造成后果的漠视,那就又是另一种感觉了。

出事之前他不仅出言不逊、傲慢、自大、自私、任性,无所顾及。还把满怀希望的生物专家晒在天台上一夜,使之绝望,导致其最后反目,托尼自食其果。

其实许多的祸端都与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即使是出事之后,托尼成为钢铁侠有所收敛了,但还是弄出了许多的事情出来,比如奥创。他的父亲想要利用宇宙魔方的力量,而他则想利用心灵宝石的力量,结果父子两人都未能成功。

其实对于这些,王羽都不在乎,王羽没有那么多嫉妒的心理,过去对于钢铁侠的看法与其它的陌生人并无不同。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母亲珍妮的死亡,让王羽的愤怒至极,连带着对斯塔克集团都充满了恶意,对于托尼这位名义上的斯塔克拥有者,自然也是恨屋及乌。

“如果托尼斯塔克能对公司上心,早点现奥巴代的所作所为,事情一定不会如同现在这样展,身为一个企业的拥有者,竟然对自己的公司那么缺乏掌控

平日里奥巴代对世界各地的军阀、非法武装、恐怖分子所贩卖的武器不知道多少,多少无辜的人因此而饱守折磨,并且还进而导致了自己一家所生的悲剧,这一切真是不可饶恕”

不论王羽怎么想,好像就是认准了一样,对于斯塔克的一切,他都充斥了深深的恶意。如果父亲真的站到了托尼斯塔克那边的话,这会让他感觉自己与母亲、妹妹三人都被背叛了。

“希望是另有原因,父亲不可能对母亲的死无动于衷的,一定是另有原因”

王羽等待着父亲告诉他,并不是他说的那样。

“丹尼尔”,听到王羽的质问艾伯特不禁呆了呆,两人陷入了沉默,仔细的打量了儿子许久之后,艾伯特感觉到了儿子的不一样。

虽然之前的儿子也很特异,与别人家的孩子不同,总是小大人一样,一副成熟有主意的样子,但一家人还是能感觉到他性格是开朗的、包容的、对一切都抱有善意的,那是一种令每个人都会感觉到舒服的性格。

但面的艾伯特可以隐隐的感觉到,从儿子身上散出来的压迫感,陌生的感觉,仿佛带着某种恶意,十分压抑的、好似就要爆的火山口一样,随时会就会喷出致命的力量,毁灭一切。

对于这种感觉,艾伯特既陌生又熟悉,他知道,这就是仇恨的力量,愤怒的力量,它能使一个人强大,也能毁了一个人。

看到王羽等待自己回答的样子,艾伯特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珍妮弗已经去了,我被仇恨毁了无所谓,我的孩子们决不能让他们也毁了,我要让丹尼尔放下仇恨,不能让他永远活在仇恨之中。”

面甲之下,艾伯特的目光从冰冷变得柔和,将无边的愤怒与仇恨压在心底。对子女的爱升了起来,艾伯特认为他有必要让子女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中,“想必珍妮也会赞同我这样做。”

想到了妻子,艾伯特的心隐隐作痛,但对孩子的爱让他不得不坚强起来。

“丹尼尔,我是爸爸”,艾伯特打开了面甲,承认了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你妈妈的信息”,说到这里,艾伯特忍不住顿了一下。

“对不起,丹尼尔,爸爸是在事后才知道这一切,当时公司派人回收了我的实验室,你知道的,那是爸爸的心血,因此爸爸大病了一场,是妈妈将我送到医院的,但她再就没回来”

扫了眼奥巴代,见到再无力反抗的样子后,艾伯特准备先回答王羽再收拾他,为了让王羽从仇恨中走出来,恢复正常人的模样,艾伯特耐心的将事情的经过,基本讲述了一遍。

一旁的托尼因为是人家的家事,不方便参合进去,所以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但听到艾伯特得妻子珍妮弗的死讯后,还是让他震动了。

毕竟在经历过那次挫折之后,他的性格已经改了许多,不再完全是从前那个傲慢自私人的人了,何况艾伯特还是他的朋友。要知道天才往往都是孤独的,普通人与他们没有共同语言。

甚至就连说话的思路都接不上,又怎么能成为朋友呢。艾伯特夫妇就是托尼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二,同为天才的艾伯特与他最为投缘。

但艾伯特就没有他那么好的出身了,虽然家中也有些积蓄,但艾伯特家也就是普通的中产阶级罢了。在得知了这些后,再加上艾伯特有意,两人一拍即合,艾伯特就以技术加入了斯塔克集团,从而生活质量也提高了许多。

直到在艾伯特讲出他的事情之后,他才明白艾伯特一家所生的事情。

他没想到自己那么信任的人,竟然能做出这种事,就连自己的朋友也没能逃过他的毒手。随即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顿时托尼的心中就激愤不已,忍不住走过去给了奥巴代一拳。

“真是没想到,我父亲那么信任你,你竟然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你完了,奥巴代”托尼将奥巴代的头扳了过来,使他正对着自己的眼睛狠狠的说道。

看到托尼激动而导致通红的面孔,奥巴代神经质了笑了笑,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威胁一样。

看到奥巴代这个样子,不知道刚才所生的一切的托尼,还以为奥巴代还是死性不改,在羞辱自己,顿时又是一通老拳,打得奥巴代头破血流。

第六十三章 复仇(七)求推荐!

“曼森说是奥巴代示意他去教训一下我们的”

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一信息之后,王羽愤怒之余感觉到不对,回身走到被穿着战衣的托尼塔斯克,正在暴揍的奥巴代面前,一把抓住了托尼抡起来的手臂。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托尼下意识回头一看,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咣当,哗......

直到摔在地上托尼才反应过来生了什么,自己竟然被那个小男孩给扔出去了就那么一甩手,好像喝完可乐之后随手丢掉一个易拉罐一样容易轻松。

没有理会托尼斯塔克的吃惊,王羽看了看脸都被打的变了形的奥巴代,此时他的脸上全是被真正的铁拳打出来的印子,已经开始肿胀起来,嘴歪眼斜的,看起来对于杀父的仇人,托尼并不是那么迂腐,下的全是狠手。

手掌虚张,光芒闪烁。

王羽挥手间治好了奥巴代的伤势。

一把拉起了他的领子扯到自己面前,看着他那无神的双目厉声问道:“告诉我,是不是你让曼森杀了我母亲珍妮,回答我”

听到王羽的吼声,几经磨难的奥巴代,终于从无意识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虽然几番的折磨让他痛不欲生,但这并没有彻底的抹去他心中求生的。

感觉到了王羽的暴虐气息,奥巴代身体一抖。

他可不想再次惹怒这个恶魔,托尼的那几拳虽然也让他很痛苦,但比起之前那炼狱般的折磨来说,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弱的可笑。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只是想让艾伯特替我制造方舟反应堆,我只是这样,我怎么可能去让他杀人,这太可笑了不了吗

如果我故意杀了珍妮,那么这对我收服艾伯特有什么益处完全没有。

所以是他在撒谎,对,他一定是在撒谎,他想活命,就把这一切都推脱到了我身上,想让我替他死,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派他杀人”

说着奥巴代仿佛崩溃了一般,痛哭流涕,并且开始神经质的抽搐,看来之前王羽对他施展的,在法术大全上找到的恶魔法师用来折磨人类的炙痛魔咒是有些狠了,即使马符咒也不能治愈得了灵魂上的创伤。

曾经大权在握,得志意满的奥巴代,现在看起来好像烂命一条的死狗,毫不在意形像与尊严,跪在地上向王羽乞求饶命。

“你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成了这样你难道是变种人”

重新站起来的托尼斯塔克,再也不敢小瞧,眼前这个看上去十多岁大的孩子了。

奥巴代是什么样的人,托尼还能不知道

从小到他,托尼对于奥巴代的记忆就是稳重、强势、坚韧、博学、善于管理人员,裁决重要事件,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做到的,他总是让人看起来那么的强,就好像一座山一样。

虽然在刚刚托尼给他再次加上了阴险、背叛、狠毒等标签,但这不能改变在托尼意识中,奥巴代曾经的性格。

托尼甚至有些不相信这个跪在王羽身边,向他求饶的人是奥巴代了。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毕竟散落一地的装甲碎片不是假的,托尼不相信还有谁能制作出这样的装甲。

通过细节上的表现与灵魂之力的感知,王羽确认了奥巴代这次并没有说谎,那么如果奥巴代没有说谎,父亲也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就是曼森在说谎了。

害死自己母亲珍妮弗,并不是谁指使他这样去做的,而是他自己要做的,或者说是他不小心做出来的。

如果说是故意的话,那么他有什么理由要去害死一位,成天到晚在实验室中做研究的人呢,理由是什么

王羽想不出来。

但不管怎么样,是曼森害死了自己母亲没错,现在也找到了父亲。

那么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这些具有责任的人受到永恒的痛苦,然后彻底毁灭斯塔克集团,泄出自己的愤怒与恨意,让未来再想伤害自己家人的人明白,惹到自己的下场。

而这一切结束后。

王羽就决定马上去准备寻找自己需要材料,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可能复活母亲的办法,只要此事一结束,马上就着手去办。

并且在这期间,王羽需要继续钻研自己所得到的魔法知识,增加灵魂开的程度,加深自身的实力,以便能更好的支持所有要进行的行动。

“我不是变种人,斯塔克,但我比变种人可怕多了,你想知道我现在是怎么想的吗”

看着王羽冷若冷霜的面孔,想起他与艾伯特的对话,托尼能感觉出王羽对自己的不怀好意。

但他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对王羽家有过任何什么伤害,难道只因为自己是斯塔克集团的拥有着,然后他就怪罪到了自己头上

托尼可不是受气包,任何有这种想法的人,都会因此而付出代价的。

“小子,我告诉你,虽然我可以对于你家的事我深表遗憾,对于奥巴代的所作所为,哦对了,还有曼森,我现在宣布他们已经被我解雇了,不再是斯塔克的一员了,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会做出道歉的,但我不会承认这是我的责任,因为我也是受害者”

“你那是自作自受”

王羽越听越压不住怒火,猛的打断了他的话,“那是你的公司你应该了解它的一切,但你没有,瞧瞧你平时所做的,嗯,泡妞、喝酒、还是泡妞,然后再去玩弄别人自尊,哦,还有好多,好吧,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是你的失职

你的公司都成为别人的了,他用它来干坏事,你却一无所知,然后你还在可怜息息的和我说你也是受害者那这都是谁害的你告诉我那些被你公司卖出去的军火,所杀死的无辜者又能找谁说理去”

面对王羽大声的质问,托尼瞪着眼睛,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如果是以前,那么他会有无数的话能顶住王羽的嘴,然后幽默诙谐的把自己从中摘出去,让自己远离这些事情。

但现在不行。

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知道喝酒泡妞的花花公子了,他明白王羽没有说错,自己从前的不做为,确实是造成这些恶果的原因之一,这点是以他现在的良心所不能反驳的。

“我知道,好吧”

“你错了,小鬼”

就在托尼准备向王羽道歉的时候,一个声音再次打断了他。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托尼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转身向四周看去,现自己几人,已经被全副武装的士兵们给包围了起来。

“你们好,我是威廉史崔克将军。”

第六十四章 复仇(八)求推荐!

“哦将军。 网 ”

看着还在不断开来的装甲车与坦克,移动炮塔向这里瞄准的样子,还有楼顶上方的武装直升机在天上与大楼之间不断盘旋,

全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在场的几人,仿佛只要时机一到就要立刻将这里化为一片火海一般。

“抱歉将军,我们只不过是想在这来场变装烧烤,结果你看到了,大家都吃的太高兴了,嗨皮过头了,放心,我们会处理好这一切的,不会留下一点垃圾,如果有人想要赔偿的话,我会负责的。”

看着四周因为之前艾伯特与自己大战奥巴代把造成的破坏,导弹炸出来的大坑将路面打的破破烂烂,还有肉搏时所弄坏的公共设施,还有卷进战斗的普通人车辆,这些都让托尼感觉到很不好意思。

当然

表面上托尼永远不会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所以他委婉的告诉这位,应该是来解决这次事故的这位将军,自己会为此负责。

“很好,剩下的我想你们可以到监狱中去解决,那一项一项的赔偿的细则,可是在那等着你们去填好呢。

现在

你们两个钢铁人马上从那铁皮罐头里出来

还你这个小变种人最好不要运用你那令人恶心的能力,不然你们看到了,如果胆敢反抗的话,这里马上就会被火力覆盖,这附近的普通人都已经撤离出去了,你们谁也别想逃跑。

这里的空中也已经被封锁了,至少有十几防空导弹在躲架上待命。

我敢说,不管什么东西一但上天,我保证他都会被打烂,然后变成一堆垃圾掉到地上”

史崔克在装甲车与坦克的后面通过扬声器喊完话之后,便表情冷漠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看着场中的那几个怪胎。

几天前,他得到了命令,需要他出马解决一名造成破坏的强力变种人。他准备好了之后,马上离开他的变种人研究基地来到事地点,斯塔克大厦。

从当地配合他的警察那里,得知了当天的情况,在检测了大厦爆破所产生的痕迹之后,得到了并不是已知的任何炸药爆炸所导致破坏的结论。

并且能过现场搜索人员的搜查后,对爆炸物的残留一点都找不到。

这让所有人都确定了,这就是一起能力犯罪事件。

在计算出具体的爆炸威力之后,史崔克对这名变种人产生了很高兴趣。

在他看来,能造成这么强大破坏力的变种人可并不多见,大多数普通的变种人中,能力适合战斗的并不非常多,并且有这么大威力的就更是稀少了。

史崔克感觉自己如果能利用好这名变种人的话,也许可以对自己的计划产生益处。

比如在普通人对变种人的态度有所缓解的时候,在繁华的地段再搞一次这样的爆炸,然后留下一些变种人的种族宣言。

又或者如果美国政府方面态度有所缓和的话,可以在白宫或者国会山的这些地方,也来那么一场烟花也能产生不错的效果。

在得知了这个能力之后,史崔克脑海中瞬间就想出了许多,可以利用这名变种人的能力对变种人进行摸黑的办法。让他们彻底成为过街老鼠,降低一些普通人对变种人抱有的同情心理。

因为妻子的事情,对变种人自内心痛恨的史崔克,并不认为自己做的有多么残忍,对那些无辜被伤害的普通人又是多么的不公。

他的心中最大的目标,就是尽可能的消灭所有变种人,这是他可以用生命的代价去做的事业。

虽然他对变种人的恨,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妻子的惨死,家庭的不幸。

但这不能成为所有人认同的理由,如果别人知道他是因此而反对变种人的话,那他就会被认为是自私,而并不是为了他人考虑。

为了得到更多的助力,他披上了变种人威胁论的外衣,从而获得赞同这一言论阵营者的支持。

现在史崔克将终于看到了这只变种人,没错是只,在史崔克的眼中变种人不是人,不能享受人的称呼,只能想动物一样。

刚刚所说的言论并不完全是他心里所想的,如果一会抓到了他们的话,史崔克除了那个变种人,外谁也管不了。

这在来这里之前,他就被一个强大到他不敢惹的组织警告过了,不能对这两个钢铁人造成致命伤害,在抓到之后两个钢铁人,他们将走另一套程序不归他管。

史崔克已经想好了,在事情完成之后,他就将这次的事情完全推到变种人身上,为自己消灭变种人的事业添砖加瓦。

虽然史崔克对于这次的抓捕行动充满信心,他带来了自己能运用的所有武装力量,与能调配的设施,只要抓到了这名变种人,他就可以大赚一笔,申请到更多的研究经费来进行自己的计划。

但接下来的剧情好像并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走。

“史崔克”似乎带有一些意外的说话声。

“那么你告诉我,我哪错了”

“哼”听到王羽的问题,史崔克不屑的冷笑了一下。

“你当然错了,要知道美国是个法治的国家,所有的一切都在法律的约束下。只要斯塔克先生曾经没有触犯法律,那么他就没有错。

而你看看你所做的吧,好了,现在马上束手就擒,不然子弹不长眼睛,虽然你可能不怕子弹,那么炮弹呢,导弹呢你不可能是不死的,现在马上投降,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呵呵还真是无懈可击的回答呢。”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王羽嘲讽的笑了起来。

“史崔克将军”一旁的托尼插嘴说道,“你知道你要抓的是谁吗恐怕你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

“够了”王羽不耐烦的大吼。

“先,我并不是变种人,我的力量来源你们永远也想不到,既然你们想要抓我,那么你们就得准备好付出惨痛的代价。”

“攻击”

听出王羽语言中的危险,明白他是不会乖乖束手就擒了,既然不能抓到活的,那么收集残骸研究能力也可以,只要完成这次任务那么经费的事就没问题了。

所以史崔克先下手为强,毫不犹豫就下达了攻击命令。

经历过许多种能力战斗的史崔克知道,不能因为他的年龄就小瞧这些怪胎,那些诡异的能力往往能造成出乎意料的后果。

事先他已经吩咐过,火力主要向变种人集中,对两个钢铁人只要保持压制就行。相信听到刚才自己说过禁空的话后,他们不会蠢到自己找死的地步。

可就在这时,意外还是生了。

第六十五章 复仇(九)求推荐!

在斯塔克大厦出现的那一幕,再次降临了并且比上次更加的震撼人心,所有看到这种场面的人都大为吃惊。

只见所有攻击向王羽的子弹、炮弹,如同电影按了暂停键一样,全部都停止在了空中,其中携带的强大动能仿佛都消失不见,一丁点的距离都不能再前。

虽然王羽有很多方法可以轻易的躲过这次的打击,比如用兔符咒的音闪出攻击范围,再或者用鸡符咒的引力控制直接飞上半空并且隐身,都可以轻易的躲避这次的攻击。

但是.

王羽并不想躲,因为这些人实在是太弱了。

他认为自己有能力,打败、消灭这些攻击他冒犯他的这些军队,而且还不仅仅只是这些,今后所有敢于触及自己底线的家伙,王羽都会予以打击。

因为只有当所有人知道自己不好惹,不能惹,惹了之后就会付出比收益更加沉重的代价之后,才能真正的安全。

这个道理世界通用,就如同核武器一样,如果你敢动我的底线,那么大家就全都一起玩完。

前世性格因为和平安定的环境,所带来的软弱,犹豫不断,做事情瞻前顾后的王羽变了,现在的他好像成了一把保护家人的利剑,随时准备砍断向自己家人伸来的,任何带有恶意的触手。

为此王羽只有变强变强,变得无比强大,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做到他想做的。

对于漫威世界,出事情之前王羽原本还想着顺其自然,对这个世界他还有着一种然物外的感觉,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王羽感觉自己只不过是在经历着一场非常现实的电影罢了。

但在危险来临的时候,王羽宛然现,自己作不到然物外,做不到旁观一切,他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前世一直在和平安定的红旗下长大的王羽,现在体会到了这种不安的感觉。

随着异状的出现,见到攻击无效的前线指挥官,果断下令停止射击。

顿时因为开炮与重机枪、步枪引起的巨大噪声停止了下来,强大的反差显得现在十分安静,就好像谁把一个正在用最大音量,播放着嗨曲的音箱电源拔了一样。

“不是说他的能力是剧烈爆炸吗为什么他还能像万碰王一样控制这些炮弹、子弹,该死的家伙,他们竟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信息没有告诉我快去用对付万磁王的特种弹射击”

史崔克见到这一幕,瞬间反应了过来,并自动脑补出了自认为正确的对策,马上命令部下去执行。

然而已经来不急了。

还没等这名部下走出两步,定在空中的炮弹统统一百八十度调转方向,对准了将自己射出来的地方。

并且瞬间这些炮弹子弹的表面上,开始出现不停抖动的光芒,仿佛燃烧着火焰一般,伴随着因为急划过空气而出现的啸声,打了回去。

原本还震惊于这么猛烈的火力,竟然被这么诡异的方法所抵挡场景中的士兵们,在现自己射出去的子弹竟然调过来对准自己的时候,瞬间就出现了骚乱,可惜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还挣扎在执行命令与逃命之间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

呼啸间划破空气的弹药,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狠狠的撞入在主人体内,并一瞬间将被注入的神秘力量爆了出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对比之前的阵容毫不逊色的爆炸,将士兵临时用装甲车,与一些杂物堆放的简易阵地炸了个底朝天。在龙符咒的力量灌注下,这些弹药挥了它们本应来的威力,可它们炸的确是将自己射出去的人,这画面不得不说有些讽刺。

在最后的几声轰鸣声中,三架射击后没有移动位置的直升机也坠落了下来,成为了这场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战斗的闭幕式。

“切,太不堪一击了”

站在原地,看着残余还活着的士兵,全都扔掉武器逃命似的离开之后,王羽说了一句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说出的言论。

史崔克所在的那辆装甲车并没有向王羽射击,所以也没有火力向他反击回去,在爆炸威力刚一停止后,这辆唯一没有损坏的装甲车,立刻开足了马力从化为火海的战场中撤离了出去。

至于回去后怎么交代,史崔克还没有想好,使他看出来了,这只小怪胎的能力太强大了,根本就无从对付。

自己带来的人连一次反击都没挡住就被击溃了,对方怎么也有接近四级变种人的破坏力,单纯的集体进攻只能打成添油战。

况且自己的研究还是有很多人感兴趣的,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将自己捞出去,逃跑总比在这掉了性命要好。

王羽并没有阻止史崔克的离开,也没有去追击,他需要有个人回去告诉美国的高层,在这有个比万磁王更不好惹的家伙存在,如果惹到自己,那么万磁王能做出来的,事情,自己同样也能,并且还要强他十倍

“丹尼尔,你”艾伯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在瞬间就杀死了数百人的孩子,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明明那么的善良懂事,虽然不合群,但从来不与小朋友们闹别扭。

但最重要的是,他这可怕的力量是哪来的难道真的是像那名将军说的那样,他是个变种人不成

刚刚想要拼命救出儿子的艾伯特,在异变生到史崔克人马覆灭这段时间中,产生了许多的疑问。

“丹尼尔,你能告诉我,你的这些能力是怎么来的吗难道你真是名变种人”

“不,我并不是变种人这个问题等我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再讲给你听,现在我得将我的复仇完成”

听到父亲的问题后,王羽感到很欣慰,他还以为自己的父亲会先质问他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看来自己的父亲并不会像那些小说中那样不明事理,相反他非常聪明,是明天才科学家。

如果王羽是普通人的话,那么刚刚在那样的攻击下,现在他已经尸骨无存了,无论怎么样当然是自己人的性命最重要,这点艾伯特自然懂得。

所以他才不会像那些圣母心的碧池,在这种情况下,去质问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杀死那些无辜士兵,明明你应该有能力不杀死他们而不会有事的。

如果真的生了这种情况的话,那么王羽只能说那人是被捡来的孩子了。

第六十六章 复仇(十)求推荐!

“复仇?你想怎么做?”

再次听起王羽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托尼斯塔克之前的歉意已经不见了,眼神冰冷的看着王羽的眼睛。

“杀了我吗?就想你刚刚杀了那些士兵一样?那么多人,他们只是在执行命令,他家都有家人有父母亲人,甚至有的还有孩子,如果你了解那种失去亲人的悲痛,那你怎么能忍心夺走他们的性命!你这个屠夫!

既然你有这么那种力量,能让他们伤不到你,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死他们!还是说这力量已经让你变成了魔鬼!”

托尼越说越激动。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在美国。

就算在中东的日子,他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么多人死亡。

而且还是与自己同宗同种的白人,不是那些沙漠民族或者越南的亚洲人,而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

就这么一瞬间被消灭了!

托尼感觉不能接受!太过分了!

“别以为你还只是个孩子,我就会让你逍遥法外!”

托尼斯塔克向来喜欢先动手再说话,所以在说话之前,就已经吩咐自己的人工智能贾维斯,将百分之九十的能量集中到一起。

话音刚落,钢铁战衣的手右就已经对准了王羽。

托尼知道王羽那诡异的力量可以凭空,以他不能捉摸的方法定住炮弹子弹,但他相信掌心的光束冲击波一定能发挥出作用。

所以这几乎是拼尽全力的一击,刹那间攻击就要射向好似没有反应还在原地冷笑着的王羽!

“不!托尼!”

咣!金属交击的颤音爆响。

刚要发出最强一击的托尼瞬间就被身后的突袭击中,整个装甲直接被击飞,在撞断了一根路灯之后,砸入了一辆刚刚被打残已经不能开动的坦克。

坦克的装甲被直接砸的凹陷下去,能听到有些刺耳的金属扭曲与断裂的声音。

“我就知道,爸爸你不会眼看着他攻击我,而无动于衷的。”

王羽微笑着看着父亲的身影,明白他与自己一样,爱着自己的家人,不能忍受他们受到伤害。

“让我们一起完成这场复仇吧,他们必须得到应有的代价”

说着王羽拿出了一个上面刻着中文狱字,呈现出深红色好像木质材料的小方盒子。

在拿出这盒子的瞬间,王羽四周的温度仿佛降到了零下,一股沁人肺腑的寒冷不知何时的出现。

“这是什么?丹尼尔。”

虽然身在钢铁战衣之中,但艾伯特还是感觉到了这股寒冷,仿佛它并不是真正空气中的寒冷,而是从自己内心向外散出的寒冷,诡异无比。

这让艾伯特不由的先问了王羽这个问题,本来他是要王羽放过托尼斯塔克的。

既然儿子已经杀死了这么多人,艾伯特不得不在,亲人与法律中做出选择,最终他选择了亲人。但艾伯特还是希望儿子能放过托尼托塔克,不想让他在仇恨之中越陷越深,这会毁了他的。

毕竟如果被审判的话,虽然儿子他是未成年人正常来说可以被法律保护,但特事特办这种例子在所有国家都是通用的。

王羽身具这么强大的力量,就给了那些人更有力的依据,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小孩,所以很可能不会受到正常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所保护。

“没什么,这是我赶往这里的时候,特地制作的一个地狱之盒,它的作用就是在内部形成一个让灵魂不会消失的空间,并且会像地狱中那样,让灵魂永恒的在里面受到无穷的折磨。

这可是我辛苦用上次收集来的一百多只特种士兵的灵魂所制作的,应该很有用才对。”

站在奥巴代那如同死狗一样的身体之前,王羽慢悠悠的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好像是在回答着艾伯特的问题,又仿佛是在向奥巴代讲述他未来所要一直待着的地方一样。

似乎明白了王羽的话,奥巴代哆哆嗦嗦的卷起了身体,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

“灵魂?丹尼尔到底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多奇怪的能力,能告诉我吗,就现在。”

章节目录

美漫之灵魂主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豪仕阅读网https://www.Haoz.net只为原作者羽化真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化真仙并收藏美漫之灵魂主宰最新章节

Powered By 豪仕阅读网https://www.Haoz.net

京ICP备18009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