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第56节 二十四节气的道理

“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一年三百六十天,分十二个月,一个月三十天。再重复一次,五天叫一候,三候叫一气,所以一年七十二候,二十四个节气,都有变化。中国的这些科学与医学都是相通的,像季节变化等等,通了以后才知道其中有个原理的。一年来讲,冬至一阳生开始,白天慢慢长起来了。到了夏至一阴生,夏至也叫做长至,白天开始短起来了,这个道理要配合天文。有些科学家随便骂,什么天人合一,他也没有搞清楚;不管他是什么大学者、博士,反正你学识不到不要乱开口,免得人家笑你。所以说,阴阳四时对人影响非常重大。

“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违反这个原则就生病了,整个地球人类,身体也是一样。顺着这个四时的变化,则不会生病。拿生理医理来讲,“是谓得道”。这个“道”是什么意思?就是守住那个原则、那个法则。道者路也,这是人生的大道,一条路。顺随这个法则生活,你就得道了。

所以“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这是中国道的文化,这里讲“道”就是一个大原则,生命的一个大的法则。圣人就依这个法则来活着,笨人只在心上记住,像一个玉佩一样挂着而已。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第57节 先治未病

“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所以你要懂阴阳四时这个法则,自己养生,调养、保养这个身体。如果违反了就会生病,内在出问题了。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这是中国上古的文化,医道跟政治是一样的,懂得政治的历史上大名家,都懂得医,因为都是医学道理来的。所以“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在没有病的时候,有一点不对就先吃药,先把它治好。等到已经生病再治已经晚了。政治的道理也是一样,天下大乱,你来平天下,不算有功劳。能够使国家社会永远不乱,这才是大政治家。看起来没有功劳,其实功劳最大。这几句话是中国文化的精华。

“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兵,不亦晚乎。”政治和医药的道理是合在一起的,病已经成形而后用药来治,就像是社会已经变乱,再用法律、军事来管理,都不是圣人之道。尤其你们做老板的讲管理学,这也是管理学。他做一个比方,就像临渴凿井,口干了才去挖井。“斗而铸兵”,就要打仗了,才去造武器,这不是迟了吗?这个,重点在哪里?全篇诸位自己去研究、去读吧。

昨天我告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发心要读书,他年纪大一点。我说中国字好办,你就看那个字,就会读古书了;有边读边,没有边读中间,这就是中国字。他说想通了;至于说哪一个音准确呢?广东有广东的发音,我们浙江有浙江的发音,北方那个是后来的事,你要做一个学者慢慢来,你要先认得字。

所以你们要多看这些古文,少玩一点电脑,多看一点书,中国字好办的。像这个三点水,一定同流水有关的,虽然不晓得怎么读,意思慢慢也懂了。我不是给你们开玩笑的,这样去努力,再买一部《康熙字典》放在旁边翻一翻,一年以后你就是大学问家了,此其一。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第58节 再说活子时

第二,就是讲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怎么调整养生,把自己身体怎么搞好这件事。记得上次讲到时,讲到道家的活子时,有一个同学来问身体上的活子时。我们身体上随时有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如果呆板的读书,就不懂这个道理。譬如我们白天工作,夜里睡觉,这是天地的规则,不能违反的。我说这是对的,可是你要有智慧去运用它。像我夜里工作,白天睡觉,现在跟你们讲完课,到十一、二点胡乱吃一点东西,开始工作了,差不多到天亮。昨天夜里到现在只睡两个钟头,我现在还给你们乱扯,感觉是昏头昏脑的。但是你不要看我昏头昏脑,一个小字错了我都已经看到了。那完全违反了一般的法则。为什么能这样呢?是自己利用了生命,把这个原则反过来用。所以子时一阳生,你说年纪大了,阳气没有了,是有方法自己可以调过来的。

好!这样你懂得活子时了,现在《黄帝内经》告诉你一个大道理,大原则,你自己可以调整自己身上的四季,也可以把很不好的变成春天。

讲到这里,我突然又想起来,譬如这个春天,当你现在精神非常好,身体很愉快,这正是你的春天。春天消耗得太过份,马上收缩了,就是秋天,在这个中间你要晓得调整。譬如你们很多人喜欢量血压,我说我一辈子不碰这个东西。一个外国留学回来的同学,带一个轻便的血压计送我。我己经有二十几个了,都把它送出去了,我不碰的。今天情绪非常高,血压上升了;等一下情绪低沉,也就不会上升;有时候吃饱了,也上升。要是相信这个,你就不要活了。

所以我常说,听医生的话就活不下去了,听律师的话门都不敢出了。人生天地之间,男子汉大丈夫,我们要能指挥天地,把自己身体变过来才是。这也就是四时的道理,自己本身随时有四时,像气候一样的变化。不过你真要保重自己,先要懂这个原理,自己才能调整得好。如果真调整好了,就是本篇所讲的“圣人行之,愚人佩之”的道理。

你看《黄帝内经》没有跟你讲治病吧!也没有开什么方子;为什么唆唆讲这些呢?这个就是病理学了,或者讲治病的哲学。把这个把握住了,你做医生就会非常高明。至于药物要仔细去研究,而且遍地是药,看你怎么去用。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第59节 通天的气

第三篇,你先把题目弄清楚,我们活着的这个气跟天地相通。问题来了,什么是气?这个是大问题。风是气的根本,什么是风?这就要追问了。所以佛家讲四大,风大、地大、火大、水大,这个大就是一大类。佛学告诉你风是“无色有对”四个字,看不见,没有颜色。我们感觉到风来了,那是你本身反应的感觉,风是无色、无质的。“有对”,是跟你相对的,碰上才知道有风。

整个天地之间都有风,你说到了太空有没有风?有风。那个风是静止的风。假设我们有个真空管,真空管里有没有风?我讲的,有风;只是风潜伏不动了,所以感觉不到。

风的变化叫做气,所以修道、学佛、做工夫说是“修气”,是风的第二层。这个气又是什么?那是风的能量,风本身就是能量,这个能量是变动的。这个气在身体上,我们的呼吸就是风的现象,呼吸一直出入才感觉到鼻孔这两个通道。呼吸不是只有鼻子,全身十万八千毛孔随时都在呼吸,但是没有修养的人不觉得,表面上只晓得鼻子在呼吸。等到鼻子呼吸完全停止了,就是死亡,这是风跟气两个的关系。

佛家讲修链呼吸叫修调息,这就难办了。息是到了身体的内部不呼也不吸,它本身保持一个能量永恒存在,那个叫息。息字的意思就是电充满了,所以《易经》上有两个字叫“消息”,我们使用的时候叫消,宁静下来不使用时,叫休息。休息的意思是充电。

现在讲到这个题目,我们所有人坐在这里,本身的生命有个生生不已的力量,这一点又要提出来中国文化的不同之处。我常常跟外国的朋友讲,我说你们的文化,现在是科学很进步;你们的宗教、世界上的宗教都是死人的哲学,那当然包括佛教、道教都一样。你看每个宗教都叫你做好人,死了以后,好人到天堂,坏人下地狱。宗教家对世界的看法是悲惨的,对人生的看法是悲哀的,因为宗教家站在殡仪馆的门口看人生。只有我们中国文化的道家,不站在殡仪馆的门口看,而是站在妇产科门口看。嘻!又出来一个了,又生了一个了,生生不已的。你们西方文化的宗教哲学是站在晚上看,日落西山好可悲。道家是站在早晨看,唉啊!太阳又出来了,生生不已。

实际上,天地之间只有两个作用:一个生,一个死;佛学叫“生灭”,一个有,一个空。中国道家、医学讲生生不已。所以我告诉西方人,据我所了解,全世界只有中国人有这个特点,而且中国人敢讲人是可以长生不死的,有方法。有没有人看到长生下死?没有。但是他敢吹这个牛,这是我们中国人的“牛大”。

现在这一篇就是讲,我们生命自己有个气化,所以中国道家有句话:“与天地同休,与日月同寿。”讲自己这个生命修道成功,可以不死,除非天地毁坏了,你才完了;甚至可以超过天地与日月同寿。只有中国的文化才有这个气派,我们自己讲个笑话,那个牛吹得真大,但是不乱吹。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第60节 寿命的根本

章节目录

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202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豪仕阅读网只为原作者南怀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怀瑾并收藏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2020最新章节

Powered By 豪仕阅读网

京ICP备18009112号